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乌灰鸫

《乌灰鸫》

 

 

 

 

 

清冷的气息逐渐在深秋时节蔓延开来。

树头上的枝桠微微抖动,然后枝头的振幅渐强……忽而一只黑鸟窜了出来。

“……黑色的鸟啊。”一直关注着树枝的黄濑放下手中的习题,兴味盎然地探出头去,看那小小的黑影蹦来蹦去。

“那是,乌灰鸫。”赤司抬起头向外头望了望,回答说。

绿间闻言也起身朝外张望起来:“日本乌鸫吗?……这个季节,快要迁徙了吧。飞越太平洋,去往大陆过冬……也还真是辛苦啊。”他少有地表现出赞赏的态度,应是十分敬重这种鸟的毅力。

“嗳……还有这样的事?”一直静静听着他们谈论的黑子,颇有兴意的发问。

这时坐在窗边的赤司站起身拉开了窗户,他伸出手去,已经能算是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得好看。他的手放在窗口一动不动,然后随着一声带着长长颤鸣音的叫声,那只乌灰鸫跳到了赤司的手背上。尖尖的趾甲在他皮肤上划出些许白痕。

“它很快就不再怎么鸣叫了……迁徙的季节要来了。”

“小赤司……好厉害。”为赤司的一系列举动所震慑的黄濑缩了缩肩,很是敬畏地感叹着。

黑子的兴趣愈发浓厚,探前身子凑到黄濑前边想观察仔细些。

绿间则是兴致缺缺,又坐回到座位。“这种鸟,容易和灰背鸫混淆。但是灰背鸫的羽毛颜色浅得多,而且乌灰鸫喉部的斑点一直延伸到腹部。”

“如绿间所说,黑子。”赤司轻笑着将手缓缓伸前至黑子跟前。

“真是,辛苦啊。……仅是这么小的身体。”

“会回来的。”赤司直视着黑子说,面上是十分的笃定。

随后,他将手伸出窗外,手腕处稍稍抬起,乌灰鸫便叫着飞走了。

“好了,大家还是继续复习吧。青峰,不准偷懒……期中考试不过关不能参加社团活动的规定,又忘了吗。”

赤司命坐在身侧的绿间拍醒了瘫在桌上几近入睡的青峰,自己也让黑子回到座位上去。在赤司也坐下后,他的手正好放在旁边的书本上——上面的字标明,这是初二第二学期的课本。

 

 

 

 

 

初夏日光的降临冲淡了春日的湿气,盛夏时节的蝉鸣还没来得及出现。

虽是单调却响亮非常的,长尾缝叶莺叫声在清晨时分与干鹊很相似,恍然还有春季的尾巴的错觉。

黑子蹭掉从鬓尾滑到下巴的汗珠,搭在肩头的毛巾已经快要湿透到能挤出水。低血糖带来的眩晕让他分不清前边住宅楼顶上转着头看向他的,究竟是常见或不常见的鸽子,还是家养的珠颈斑鸠。

正当他揉揉眼要看个究竟时,那都市隐者就已经拍拍翅膀飞离屋顶。

初中的最后一年他从他的前任队长那里学到了不少有关鸟类的知识……当然,比起堪称专业的他的“老师”赤司征十郎来,还是相去甚远。

城市里常见的鸟类大都是体型娇小而叫声嘹亮的——那样精巧的身体里,藏有让人想象不到的爆发力。对于总是被无视的黑子而言,在钢筋水泥和荒郊野岭之间搜寻这样小的灵动身躯,倒也是十分有意思的一件事。

在许多时候寻而不得,有时候却又不费工夫……许多事情也如这般,来了就是来了,去了就随它去了。

 

“鹡鸰,飞则鸣,行则摇。”仿佛有人在他身边轻轻念叨。

他仰头听着适才鹡鸰从天空中极快掠去的叫声,心里想着不知那是灰种还是日本少见的白种。

 

 

 

 

 

空气里逐渐开始有湿气混杂其中,枝头上也快要冒出新叶了:春天要来了。

“今年的春天,来得真是早。”黑子扯了扯针织衫,看向赤司。

他身侧的人倒是一副闲适自在的样子,只一件衬衣和夹克。“嗯,说得也是。……看,哲也,家燕。”

他使黑子的视线顺着天边看去——果不其然是有黑色的残影。

街上的人来来往往,走走停停。周围的好些事情都显出新的模样,更换的招牌和翻新的店面。街边的树并不葱茏,他们顺着斜坡往上走,有石子顺应地心引力滚落下去。

他们走得都有些艰难。

这时黑子看到枝头上的灰背鸫,他说:“春天来得早,却还没到乌灰鸫回来。”

 “……会回来的。”赤司停下步伐看着黑子,又很快地走了起来,小心掩盖住眼里就要尽数倾洒出来的爱恋。

黑子愣了愣神,追上前去的时候下意识想牵住赤司的手,却又很快反应过来收回来抵在唇边。

 

 

 

但其实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天边飞回来了雄性的乌灰鸫,叽叽喳喳地,依偎在形似灰背鸫的雌性乌灰鸫身边。

春天已经来了。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