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RWBY】阿斯忒瑞亚

《阿斯忒瑞亚》

CP向:Neptune→(←)Weiss,Jaune→Weiss(友情→)←Ruby

 

 

 

 

  唯一不可否认的是,Neptune对Weiss是一见钟情的。

  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一片混乱之中。银白色的少女一脸正经地在和同伴胡闹,神情严肃得像在面对真正的敌人一样。而Neptune,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战斗得如此优雅华丽的女孩。

  美得像个天使。

  

  

  第二次相见时,Weiss对他印象全无。

  在图书馆里,Sun和Blake不甚熟稔地打着招呼,他走上前去和Weiss攀聊。

  “Ice Queen。”他嬉笑着这么叫她的新外号,看她有些愠怒的表情。

  银白色的、银白色的。

  他盯着那银白色的天使目不转睛。

  

  

  其实Weiss很孤独。他由上而下地观察着RWBY队的战斗模式,这样想。

  不管是从哪个方面看,Weiss无可置疑是一个辅助系的Huntress。

  ——为什么一个辅助系Huntress单打独斗也可以这样强大呢。他问Sun。

  Sun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因为经常出现主战力不在的情况吗?”Neptune笑了笑,不再说话。

  华美的、华美的冰雪皇后啊……其实内在是冰淇淋一般的甜美吗?

  他也是有过几次和Weiss并肩作战的经历的。

  印象最深的是在深夜陷入了死斗的那次。那时候他们几个队伍都被刻意分散,发现时他已经和Weiss一起逃出了工厂站在较远处的屋顶上。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打倒那个大家伙。”他伸出手指向那边的Elysian Paladin,巨大的机械身体正朝这里滑冲过来。

  “……他们这么弄到这个的。”Weiss脸色一沉,右手将Myrtenaster稍稍翻转,就开启攻击模式,起跳,俯冲,刺击。

  行云流水的动作惊艳得像在表演花剑一样,钢铁发出的闷响和她的攻击一同爆裂开来,幽深的夜和璀璨的繁星下她临危不惧地迎战着。

  

  

  阿斯忒瑞亚。

  他脑海中闪现出这样一个完美无瑕的女神名讳——说得是你吗?Ice……Queen。

  他前去支援,Weiss退到他身旁加持Glyphs,满是硝烟味的出膛子弹,经由繁复而精致的Glyphs咒印后,带有镀金般凛冽的气势以强大的穿透力重创Elysian Paladin。

  他忍不住偏头看向Weiss,纤长的睫羽压着清澈的蓝眸,冰冷的、冰冷地看着冲击力惊人的爆炸响彻夜空。

  

  

  习惯有一张扑克脸是很难过的事吧。

  他直截了当地在寒风里问着,冰冷的风吹散掉Dust的余辉,Weiss没有回头,但是肩膀在颤抖。

  Neptune吹了声口哨,逞强着耍帅就不帅了……像JNPR的队长一样哦。被稍稍激怒的Weiss猛地回头,然后是一件夹克迎头袭来。

  穿上吧,Ice Queen。都冷得发抖咯。

  他没有再看Weiss,径直去找其他人汇合。

  

  

  阿斯忒瑞亚啊、阿斯忒瑞亚欸。

  你在黑夜与晨星之间咏唱,你在火光与碎冰之间起舞。

  你是璀璨的星光,你是幽暗的夜晚。你是我夜不能寐的吟哦,你是在无人时分的灿烂。

  

  

  他在心里默念着这几句诗,心里闷胀得像被塞进了一块烙铁,炙热却又无能为力。

  身后传来Weiss高靴的踩踏声,一步一步,保持着不变的距离没有追上他。

  

  

  Ruby看到Weiss的时候简直激动得快流出泪来,Weiss不屑地应答着说自己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Neptune听了差点笑出声,这时他又看到JNPR队的队长笑着接受着Pyrrha的赞赏,眼神却小心翼翼地往Weiss那里瞧去。

  

  

  可怜的、无情的。

  命定的、悲哀的一切。

  他仰起头来看乌云密布的夜空,也许很快……就会云开雾散了吧——但不是现在。

  他在自己心底里点明希望,然后又让阴影轻微地笼罩住它。像是有秘密已然心照不宣,或是其实是从本质上就不能开诚布公。

  

  

  你是明亮的夜晚,是黯淡的星辰。——你会带走失色的一切,闪耀所有晦暗的灰霾。

  你是阿斯忒瑞亚,孤独而耀眼的神袛

  

  

  到了很久很久以后,他还见过一次他的阿斯忒瑞亚。

  黑色的罩袍盖住她惹眼的银白色长发,昏暗的她身前的吧台上,放着一杯快要融化的彩色冰淇淋。

  “放弃吧,你永远吃不下这样的甜食。”

  不是还要减肥吗,他在心底里笑,伸手挪过那杯冰淇淋。

  

  

  我记得你的一切,你所曾展露于我的一切。

  

  

  “从哪里学会来这种地方的,Ice Cream?”他借着嘈杂的音乐恶意嘲弄着她以前的外号,看见她万分疲惫的冰蓝色双眼里是深不可测的孤独。

  

  

  是的。你就是这样孤独而华美的。我记得你。

  

  

  “……真是好久不见你了。”好像突然才反应过来面前的是谁般,Weiss说出了大概是今晚的第一句话,有一段时间没有发声的嗓子有些干哑。

  “你见到我能认得出来吗。”Neptune十分痞气地笑望着她,很久远的事情浮现在眼前。

  “或许不能。”

  Weiss如实相告,不再看他,静静摩挲指骨上的钻戒。晶蓝色的……冰蓝色的……银色的。无论从哪个方向射来的光线经由那枚戒指都能折射出晶亮的光华。

  漆黑的酒吧里她那枚戒指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是能在黑夜里绮丽得不讲道理的。

  

  

  你曾是RWBY小队的一员,你如今是Schnee的首席,而你今后却依然会如当时一般为独属于我的阿斯忒瑞亚。

  他轻轻笑了笑,自递上来后就分文未动的,已经融化的冰淇淋沿着杯壁缓缓滑下。

  

  

  他最后走出大门的时候,身后似乎含带着疼痛这种情感的目光,一直、一直追随着他。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