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同居物语·秋冬


一、

 还是深秋的时候并不很冷,澄亮的柔和阳光使得因从窗口吹入的空气而飘荡的灰尘,像光线具现化而细化又分散开来的光粒子。

 “啊,比想象中要简单些。”还保持着跪姿的黑子长舒一口气,用相较于手掌还算干净的手背轻轻敛去额上细细密密的汗水,又继而像被迟来的疲乏重击一样耷拉下来。

 在外头打扫的那个人弯着眉眼进来,衣服上的灰尘和污渍也并不比黑子少。

 “这样的赤司君,还真是如梦似幻。”黑子像调侃一样地称赞起赤司的勤恳多劳,回过头时的眼里似有水雾氤氲般晶亮。

 “哈哈,还真是失礼的发言啊……明天,家具就要送过来了。”他靠在门边翻看着手机的讯息,又笑着看向了黑子,“说起来,冰箱的大小,哲也还没有决定好吗?”

 黑子盘起腿又用手抓住脚踝,左右摇晃着身子:“……说的也是啊。耗能小体积又不太大的冰箱,品种居然意外地多。”
 “这个的大小,可不能只考虑哲也你的食量啊。”赤司笑得眯起了眼,头靠在门边环着胸,无可奈何地看着那个将要决定家里食物存储量的人——虽说,并不是不知道他吃得少的。“还有书柜也是。要在已经决定好的大小上,买大一些才好。”
 “这是,什么由来?”

 “书柜,不买大一些的话,以后可就放不下了啊。”

 “……啊、说的也是啊。”黑子闻言起身,拿着方才已经用过的抹布,又继续擦起刚刚就擦好的地方。
 而赤司觉得,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继续叨扰他好了。虽然黑子哲也连耳垂都泛红的耳朵,在和煦又温暖的阳光下显得十分通透软嫩……可爱非常。

 ——是啊。以后,也要生活在一起的。
 他忍住几乎快要让他欢笑出声的快意,用手背遮挡起自己同样通红的脸,用高兴到有些颤抖的另一只手扶着墙走出了房门。
 
 
 
 
 
二、
 冬天的雨总是看起来就蓄谋已久但却又经常是使人猝不及防,被乌云蒙蔽着的天空阴沉地不易看出被冷风吹得偏离行迹的雨滴。

 赤司终于顺着黑子的意思,递出了离开超市前,刚从黑子手里抢过来的装满生活用品的购物袋,准备开伞。

 撑开的雨伞大到可以再庇护下一个小孩,他却仍是凑到黑子身边,看着被他缓缓呼出的白气飘忽着,消失在寒冷的空气里。

 “那么,关于你右手食指指甲里的瘀血……哲也打算什么时候和我说明白呢。”
 
 赤司闲适自在地要走离超市门前的廊下,而因身前人和自己的距离要将购物袋——小心翼翼地——转移到右手的黑子,则只有硬着头皮地抬起头直视着他。

 他仍是好整以暇地看着黑子动作僵硬地跟上自己:“今天出门时哲也穿鞋时,是用中指调整的鞋子吧。”

 “……昨天中午回家的时候,东西太多一下子放不下手,关门的时候夹住了。”

 “为什么不找我帮忙。”他的语调平缓得听不出情绪。

 “因为那是、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黑子偏着头望着赤司直视前方的眼睛说。
 “你指甲里的瘀血就是你完不成这件事的最好证据。”
 “那只是个意外。”他继续辩驳着。
 而赤司没有再接话,因接近冷战的沉默产生的些许尴尬,在靠得紧密的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听听我的劝告,就这么难吗。”
刚走到斑马线尽头的人行道上,红灯就亮了。 

 车辆驶走的声音清晰地在身后响起,眼前是赤司的针织围脖。
 ——就在刚才,赤司在众目睽睽之下拉过了,刚站定在人行道上的他的手;更甚在人来人往的街上,顺势将黑子拉入了怀里。

 耳畔回响着不知是谁的心跳,提着购物袋的右手,手腕传来赤司的体温。

 “你的手,是我所珍视的你的一部分。”
 于是他突然想起中学时代自己弄伤手腕,这个人特意派球队里的经理人跟踪自己的事情。……以及他早就预测到的,自己一定会乱来的事。


 黑子因水汽而有些挺翘的睫羽扑闪几下,把脑袋缩进围巾里的同时又蹭了蹭赤司的衣服。

 “回家吧。”黑子说。
 然后他将一直不肯大大方方交出的购物袋递给赤司,自己则接过他递来的伞,收好又甩甩雨水。

 冬日温和的阳光抹在厚重的阴云上,被反射的亮光复而映亮了被半遮半掩的夕阳。遥远的天边光芒万丈。
 只在这个寒冷的季节才有的、明亮而少有热量的夕光洒在牵着手的两人身上。
 “嗯,回家吧。”
 赤司握紧了身旁黑子的左手,捏了捏他食指的指甲,这样说道。



To Be Continued((也许没有后续ry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