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苹果

《苹果》

 

 

 

 

旋出膏状体,轻轻拭过嘴唇,然后稍稍抿起唇线。一连串颇为女气的动作,使身为男生的黑子哲也略有羞惭。于是咬一咬下唇……啊,又要重新来过。

最后淡淡的清凉感觉在蔓延,酸甜的味道混在鼻息中经久不散……浅青色的苹果味和靛绿色的薄荷味,怎么就弄混了呢?

他有些烦躁而无可奈何地想。

 

 

 

空气中的低温浸透了毛呢大衣,冷风又继而将寒冷吹入围巾中,这让还处在冬季适应期的黑子哲也冷不防打了个喷嚏……不过幸好也已经到学校了。

“黑子君的身体,还没有适应冬天吗?”

耳畔传来篮球部副部长的声音,他稳住因为方才重心不稳的缘故、而颠簸了一下的脚步,回过头去:“早上好,恐怕正如赤司君所言……但今天也实在有些冷。看吧,赤司君的嘴唇就破皮了喔。”

“啊啊,那是因为上周去马场的缘故……说来,现在户外训练也改到室内了,希望你能尽快恢复状态吧。”他拉开教学楼的门,让专注于擤着鼻涕的黑子先进去后,自己才跟了上去。“冬天消耗能量会比其它季节都要快,为了队伍也为了你自己……黑子的进食量,要记得适当调整啊。”赤司换好了室内鞋,合上鞋柜门的同时对黑子笑着这么说。

 

最后那句话特意制造出来的不甚明了成功地让黑子左右为难起来,在赤司就要离开之时黑子终于斟酌地问道:“……那是,要劳烦赤司君的意思吗?”

“而且,冬天更要补充多些维生素……仅靠水果味的唇膏可帮不上什么忙。”

赤司笑着挥手走离了走廊,风牛马不相及的回答让黑子摸不着头脑的,同时也更加忧虑起自己的午餐限定最低份量来。

 

……不过苹果味的唇膏,味道真的这么明显吗?

他忍不住用手背摩挲着拭去唇上的香料味道。

 

 

 

 

 

“嘶!……好痛。”刚打完一场练习赛的青峰,坐在场边龇牙咧嘴地喝着水。“青峰君?”既为球队经理人也是对方的青梅竹马的桃井凑上前去询问,“是哪里受伤了吗?”

“不、只是脸被风吹破了之后,有汗滑过就很疼……”青峰把脸压在毛巾里缓缓擦拭。

一旁在收拾包里的东西,顺势拿出了一小罐凡士林的绿间听后说:“尽人事以待天命,青峰。冬天就是该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青峰自然无比地丢了个白眼过去:“呿,这种女孩子家家的东西我才不用……男孩子就是要野性一些!”

“小青峰就是因为这么不修边幅才人气低迷,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花美男类型……”

 

“我总担心黄仔再~这样下去就会~变成娘~炮~~”紫原吧唧吧唧吃着零食小声说着,听得坐在他身旁的黑子笑出了声:“说起来紫原君好像,比较少用护肤品的样子。”

“我从小时候就不怕风吹啦~”紫原看了一眼身侧的黑子,回以一笑问:“黑仔又怎么样呢?”

“偶尔皮肤破得很厉害就会用些……”

“诶?那唇膏不用吗~黑仔的嘴唇都破咯~”

黑子闻言,摸向自己放在身边的外套,“咦?是吗?……不小心买错了唇膏的味道,所以不是很想用。”然而摸索一阵却没有找到那一小支圆柱体,抖了抖也没有东西落地的声音。“啊~不见了?”紫原自发挪了个位让黑子更方便搜寻。

“嗯……好像是的。”

 

紫原和换了个姿势和黑子相对而视:“唔~~那个,算是黑仔很~珍视的吗?”黑子身形一顿:“也算不上吧。”

“咦~~~”

“……啊啊好啦,是上次放盂兰盆节的假期时,爸爸妈妈回来后一起去买的。”

“那不就是很可惜嘛~~黑仔……”紫原望着他忍不住伸出手揉揉黑子的头,“不要太伤心啦~零食,给~”

黑子哭笑不得地要挪开紫原的手:“谢谢紫原君,我没事的。”“可是……”“所以说请不要摸我的头啊……?”

“……”

 

 

 

 

伸出舌尖,忍不住去舔舐嘴唇上的裂口,扯动嘴角肌肉时刺痛仍然鲜明地传来。他伸出手遮住出血的唇角,牙齿也轻咬着破皮的发痒处:好吧好吧,苹果味的唇膏……有胜于无。

黑子哲也略微脱力地忍受着唇间难受的瘙痒感,百无聊赖地将笔放在桌上滚来滚去。身后的钟就快要指向五点十五分了……图书馆里也没有人了。这样想着,他精疲力尽地往后推开椅子起身,而这时门却开了。

“……啊,今天是黑子当值啊。”来人是赤司,他手臂里环着两三本书,应是要归还的。

黑子颔首回应着:“下午好,赤司君。这是来还书的吗?”

“是的……看来真是差点要错过了啊。给你添麻烦了吧。”赤司看着黑子又望向墙上的钟,在服务台放下了书。“不会,并没有。……我才是经常给赤司君添麻烦。”黑子接过书,取出借书卡让赤司登记,又在电脑上录入好信息后才抬起头。

 

“哈哈,我也仅是希望你,给我添麻烦而已。”

黑子撇过头继续收拾东西,不好意思地说:“……一直以来的照顾,真的很感谢。”

 

 

“并没有。我才是、要感谢你将这个借给我……”

面色绯红的黑子感到下巴被轻柔抬起,下一瞬间干裂的唇上迎来柔软的触感……而呼吸到的空气里里,混杂着的,是前不久才遗失的酸甜味道。

 

 

 

赤司再度倾身,将那支黑子前几日遗落的润唇膏,放归回了他紧张得出汗的手心。

而在感觉到熟悉的形状之际,黑子突然发现自己,对这支失而复得苹果味的唇膏,似乎已经没有先前那么难以接受了……

 

 

 

 

完。

评论
热度 ( 36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