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心智控制·中(1)

《心智控制·中(1)》

 

 

每个音节都可能成为稻草:或许救命,或许压死骆驼;而每个眼神也都能演变为生死抉择:也许残烛复燃,也许落井下石。

人的人生道路,不可能只有本人决定——在未曾觉察的斗转星移之间便已然潜移默化,对与错、黑与白……精神领域中的正反和主观意念里的是非、天地和宇宙,这些在天秤上是什么地位?

最后,灵魂的重量和心理欲念的必然关联、不为外物所动的无欲无求和天道伦理的七情六欲、与生俱来的天赋和后天习得的才能……究竟哪方才更应该……

 

 

 

午休时候的图书馆里,最靠后的窗口旁果不其然有他期待的身影。

“还是一如既往坐在这样不显眼的地方啊……黑子?”他拉开斜对黑子的座位——不知是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还是他末了的问询——让黑子像幡然醒悟过来般一震,才抬起头来回话:“咦?赤司君……没有发现真是不好意思……”

“你太入迷了啊。”他似笑非笑地自顾自落座,随手就翻开了有索引夹卡住的那页,双手平放着,凑上前去看黑子的书:“姆咪谷……那是、托芙·扬松的童话?”

“啊,正是如此……”黑子举起手里的书亮出书脊上的作者名,隐约可以看见封面用着稍难辨识的芬兰语,在最顶上标注着作品的名称。

 

赤司看着他手里的书,笑笑说:“在我看的时候,译名叫‘木民谷’……可显得比姆咪谷愚庸些。”

“赤司君小时候看过吗?”黑子放下书,似乎对赤司的童年更有兴趣的样子。

“家母还在世的时候,给我讲外国的童话较多些……”

“啊、真是抱歉……我并不是……”黑子一怔又低下头去,眼神里流露出一种很歉疚的感情。

“这并没什么,别介意黑子。”赤司毫不介意地将书翻到了下一页,“黑子的话,是小时候听日本民俗较多些吧?上次合宿的时候……真是出乎意料能把青峰吓得够呛。”

 

黑子眯起眼——最靠墙边的窗户光线纤细而清晰,把他的睫羽下的阴影映射得分明——继而扯了扯嘴角:“小时候,祖母讲了很多这样那样的故事……我一直相信到小学毕业前。”

 

“哈哈,还真是辛苦你了……日本本土的童话,有些实在难以恭维啊。”赤司弯着眉眼笑起来,“相比之下,这样的外国童话真是要单纯可爱得多。”

“是的。我最喜欢里面的赫木仑。”

“和你的个性很是相像的啊。……我印象里最深刻的,是小嗅嗅和蒂蒂呜的故事。”

“小嗅嗅的孤独……也是很可爱的。”黑子将书抵在下巴上,“尽管蒂蒂呜并不理解,但是不可否认,它给小嗅嗅带去的东西却不会消逝。”

“是这样没错啊……”他若有所思地说着。

 

“赤司君是在看,斯蒂芬·金的小说吗?”这回是黑子探前身去,歪过头看赤司手里的书目。

“是他的《迷雾》。”

黑子细不可闻地缩了缩肩膀:“上次班级里组织去看电影,就是看《魔女嘉莉》。”赤司听后轻笑出声:“还真是经典之作。”

“……那么,《迷雾》又是怎样的作品呢?”

“‘不管怎么样,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并为其倾尽最后的勇气’——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他全然不提剧情,只是简略地将自己的感受说了出来,“而且……‘通向自由人间的列车,满员了的话也需要等待,不然跳下天堂也只会是死路一条’,这样吧。”末了他又添了一句。

黑子听后,微微皱着眉沉思着什么,赤司则低下头看了看表:“……真是抱歉,黑子。差不多要到了和老师约定好,商定学生会事务的时间了。”

“这么快吗?”黑子一愣,却还是欲言又止:“……还请多注意休息。”

“啊啊……谢谢。”赤司推开椅子,转身时眼神似旁敲侧击着什么一般,深深探究着身后的黑子。

 

 

而他身后的少年,目光小心翼翼游移在他的背影和手中的书之间。他抿着唇,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像蒂蒂呜:总是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事,却忽略了给予他一切的小嗅嗅的心情。

……而最后,姆咪和龙,也都没有能留在他身边。

——这是,悬念。

 

 

P.s:

①小嗅嗅是在比喻赤司帝光时代的孤独;

②蒂蒂呜是在暗示黑子对奇迹的崩坏还并未察觉;

③赤司对斯蒂芬·金的《迷雾》的解读,是在表明他会等黑子觉察自己的态度;

④姆咪是在说陪在赤司身边却对他的状况无所作为的绿间;

⑤龙是紫原,和赫木仑一样没什么特别意义(ry。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