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上(1)》

《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上(1)》

 

Attention:

1)以赤黑为前提的黑子生贺;

2)含有大量火黑友情(暂定)描写,介意者慎入;

3)也许是all→黑向;

4)涉及较多宗教元素。

请多海涵。

 

 

“……这就是……‘耶稣’①吗。”火神看着那个周身浸没在巨大的——从宇宙纪元起始至今都未曾启封的——营养液瓶中,苍白而虚弱的少年,缓缓发出感慨。

少年浑身都插满了连接着计算机的医用胶管,而因为常年浸泡着营养液的缘故,他的皮肤在高亮的荧灯下,可以轻易窥见里头青青紫紫的血管。

“他是人造人。是古地球时代,最有能的天才所创造的、最完美的杰作。”一身白大褂的冰室辰也双手插兜,露出一种非常淡薄却悲哀的神色,眼里是无可掩饰又难以言说的颓然:“……也只有他知道,‘圣地’的所在地。”

 

——几个纪年前,地球的生态平衡在第四次世界大战时遭到毁灭性打击。而无法再继续生存下去的人类,在宇宙中对新居住地的探索也徒劳无功。

最终,深深懊悔于自己所犯下的罪孽的、走投无路的人类选择将自己几千年来的劳动成果深埋在最后一片干净的海底,蜗居于建立在星际间的巨型太空站,使用深度麻醉将自己的大脑麻痹,用深眠来等待地球的自我调节。

只有一小部分的人类,选择了固守在这个已经不再蔚蓝的星球上,用堪称微不足道的苦行来承担全人类的错误。

 

“你的任务,就是护送他平安抵达地球,并且保护他寻找到‘圣地’。”

 

 

 

 

 

“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他的荣耀要现在你身上。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②

“……启程吧!大我。”他照本宣科地念着,之后与火神深深相拥,拍拍他的肩膀,挥手示意。

火神大我转身离开了站台。

他在所有已然觉醒的人类的目光中,一步步走上了唯一连接着宇宙飞艇的舱门的钨钢合金梯。

踏在钢板上发出的声响回荡在空旷的机械室中,悬空的合金梯让火神一瞬间觉得重心不稳。他想回头望去,但是却忍不住低头看,跟随着他的步伐而移动的监控探头又令他只能平视前方……至少在这一刻,他非要做出英勇无畏的样子不可。

——假装给世界,也必须蒙骗过自己。

 

“火神大我,是在这个世界陷入危亡之际,被人类所认定的,弥赛亚③。”冰室辰也站在显示屏前目送着义弟的离去,这样说。

这并不无道理。

他是所有接受身体机能改造实验中的人里,平均成绩最为拔尖的。压倒性的指数凌驾于任何还存活于世的人类。——因此这样的他,在踏出实验舱的那一刻,就已经担下了拯救全人类的义务。

 

 

 

 

飞艇很宽阔,以至于一下子找不到和他不同时刻登入的“耶稣”。正当他疑惑之时,机舱里响起了起航提示音。

于是他安分地半躺入安全椅里,椅背后面升起的保护罩让他与外界完全隔离。但这可不是什么世外仙境……而仅仅是一个、囚困之笼。

他心里这样想着,看着坚固的透明保护罩,闭上了眼睛。

 

机身经历了一阵不算太严重的颠簸之后平稳了下来。安全椅内响起了短促的提示音:玻璃罩打开了。

火神目眩着,揉着太阳穴坐起身。逐渐恢复清明的视线里,他最先看到的竟是已经脱离了培养罐的、蹲在他安全椅旁的“耶稣”。

这是他第二次看见他……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人造人。

火神被他像纪录片里的天空那样的、清澈透亮的眼睛盯得有些不自在,想问些什么又无法组织好语言:“你……刚刚进到安全椅里了吗?啊啊不!……你受伤了没?呃、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耶稣’?”最终他窘迫的意识到也许人造人听不懂他的语言。

他自顾自经历了一段失意的沉默后,却听见了这个飞艇里除他之外的唯一一个生物的声音:

“……黑子哲也。这是,我的名字。”

 

To Be Continued

 

②:出自歌剧《弥赛亚》

①、③:黑子是“耶稣”,火神是“弥赛亚”。意思是黑子是早就选定是唯一一个可以开启复兴地球的人,所以是救世主“耶稣”;而火神是人类在空间站里改造出来的改造人,人们相信他能引领他们回到地球,而不将期望寄托在“耶稣”黑子身上,因此称呼火神为“弥赛亚”。

 

注:弥赛亚在基督教里可以是耶稣,但是在犹太教里许多人不认可耶稣是弥赛亚。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