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274话妄想(20140820)

赤黑。

黑篮274话妄想。

作者脑洞很大而且还很有病。

捏造有很多。而且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蛮渣的。


 

 

 

“黑子?”赤司走到角落坐下,手里还拿着记录板,橡皮也还握在手里。

身子半倚在墙边的黑子,抖了抖腿像是想起身,被赤司按了按脑袋制止了下来:“犯低血糖了吗?”黑子仰起头,嘴里咬着的棒子上下摇动了几下,声音细小地回答说是。

赤司在他嘴唇开阖间,看见他含着的那颗糖是浅紫色的蓝莓味。

“你还真是体力不足啊。”他手心里握着橡皮,手指抓住铅笔,不知在记录板上写了什么。

“……十分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赤司说这话时像有笑音,“这也是你最好的武器啊。——为了不留下遗憾,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全力以赴了。”

……这样一想,还真是你的作风不是吗。

他看着黑子,忍不住伸出手理了理他蹭乱了的头发。原本就晕晕乎乎的黑子扭了扭头,疲困地换了个姿势半躺着,赤司的手正好落在了他额上……食指抵在了他眉眼间,长长的睫毛扑闪在赤司指尖的薄茧上,蝶翅一般的生机感。

“我……不管何时都会全力以赴的。为了队伍也好,为了同伴也是。也为了自己。”

他这样应答着,硬糖和牙齿碰撞的声音像夏天廊下的风铃。

“是吗。”

“是的。”

 

 

 

“不会有干劲消失的那一天吗。”

体育馆里此起彼伏的喊声、篮球和球鞋在地板上的摩擦声里突然混杂了身边人的问话,让原本快要睡着的黑子一个激灵,紧接着也是休息好了就撑起身子。还有些混乱的大脑不太能分辨出刚才身前的篮球部主将,究竟是不是打破了他们之间的那一小段沉寂。

而赤司却仍是面色如常地看着对面球员们的训练,像是刚刚并没有开口或是其实并不在意黑子的回答。

“刚才睡着了吗?”

“不,并没有。”黑子又蹲坐着缩成一团,将手埋进手臂里,那颗糖还没吃完,像在用舌头搅动着,它在齿间发出零零当当的声音。

“嘛啊,你今天就到这里吧。社团活动也快结束了。”赤司笑起来将记录板拍在黑子的头顶,起身就要离开,手腕却一下被握住了。

“就算干劲消失,喜欢篮球的这种心情是不会变的。”黑子抬起头,脸色还不是很好,嘴唇倒是恢复了些许血色,薄蓝色的头发有些遭乱……但是那双眼睛却是一如既往地坚定。

“……”赤司顿了顿,没再说什么,手里的记录板却像摸头一样蹭了蹭他的头发。

“那我好像是可以对你抱以一些更大的期待啊,黑子。”赤司他牵起嘴角好像很愉悦地笑了起来。

 

 

 

 

 

 

火神的压哨球力挽狂澜,局势在比赛结束前有了不可思议的逆转。

在观众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裁判的哨声已然响起,诚凛一分险胜的赛果让还愣住的诚凛队员仍然不可置信。蜂拥而上的板凳球员扑上前去,笑声和眼泪交杂在一起,抽痛的脚筋和颤抖的指尖显示着他们不懈努力的痕迹。

黑子几乎是瘫坐在地上,胸腔里的空气不受控制地被挤压出去,幸好被日向顺平及时发现他激动过头帮他顺气,不然又要过呼吸到昏过去。

相田丽子灌了他好几口宝矿力他才缓过劲来,逐渐清明的视野让他发现他们刚击败的队伍一篇衰颓,尤其是对方的队长,似乎还根本无法梳理现状。

于是他踉跄着直起身,婉拒了还沉浸在喜悦中的队友们略带不解的搀扶,径直向那第一个能随时发现自己的人走过去。

这一刻黑子哲也才感觉到球场上的灯光有多耀眼,倾洒在这个人赤红的发上时有多惊艳,简直可以隔绝了身边的一切。——观众的欢呼,队友的感慨……甚至于,自己的心跳。

此刻他的眼前只有这个人。

 

“赤司君,你输了。”他好不容易走到赤司面前却站不稳,脚底一滑就直直跌进了赤司的怀里。“……就算失去了干劲也没关系。‘喜欢’这种心情是无法忽视的。”

赤司一惊急忙扶住他的背,黑子的小腿好像有些抽筋,颤抖不停。

“就算是觉得篮球很无聊了的青峰君,还是已经投篮胜算满盈了的绿间君……都是这样喜欢着的。”

黑子疲乏得快要倒下来的身子还在强撑着,他继续说:“所以赤司君没关系,只要还喜欢就可以……”

“但是有些事情,也许会有关系……”

“——赤司君……我喜欢你。”

 

 

 

 

 

黑子感觉到束缚着自己腰腹的力量陡然增强之时,闭上了眼笑起来像是很安心地睡着了一样。


评论 ( 11 )
热度 ( 34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