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上(2)

《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上(2)》

Attention:

  1. 以赤黑为前提的黑子生贺;
  2. 含有大量火黑友情(暂定)描写,介意者慎入;
  3. 也许是all→黑向;
  4. 涉及较多宗教元素。

请多海涵。

 

 

“……黑子哲也。这是,我的名字。”

这次不再不着寸缕,而已然一身白衣如同神使的“耶稣”的唇齿微张,他的音调毫无起伏,声线却有些沙哑。火神的耳朵微动,他在这种滞涩的沉默里感觉到,空气里仿佛只有自己的呼吸。

“……你会说话?”他试探性地出声询问。

而对面的人不再说话,转头望向别飞艇前舱的巨大超强化玻璃窗。窗外是深渊一样的黑暗,更远处有闪烁着的光在漂浮着。

自称黑子哲也的少年看着窗外的目光近乎痴黏,清澈的眼里似乎水汽氤氲。火神大我窘迫且尴尬地想要起身走走熟悉一下飞艇的构造,这时黑子却突然,准确无误地抓住了他无意识挥动的手腕:“先生,请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份?”

火神皱了皱眉头,思索一番说:“如果是依照最初人类离开地球作为元年,现在是公元1500年①。”他注视着黑子的骨节分明的手——他和自己一样也已经脱去了厚重的宇航服——尽管指节泛白而血管分明,皮肤的纹路却也并不明显,与正常人类并无太大分别。

听到了回答的黑子,面上悄然浮起一种颓废而晦涩的神情,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从外头的浩瀚星海上移开……就算是第一时间就觉察了对方暹论无礼的探究目光,他也仍是不为所动。

最终这样奇怪的氛围结束于黑子哲也放开了火神的手,一语不发地沿着飞艇后方的走廊,消失在了改造人火神大我的可视范围里。

 

 

 

 

 

 

是水。

……水的味道,是怎么样的?它是呛鼻的;苦涩的……并且使人无望的:被迫安于一隅的、无可奈何的、无法作为的。

水,是一场随波逐流的旷世洪荒。

 

 

睁不开眼睛,朦胧中有重物压着眼睑;无法呼吸,有粘滞的东西堵塞着;开不了口,肺部被大力挤压。

 

“他醒了……快!调整数据……记录下来。”

 

波光粼粼的景象浮动在上方。伸不出手也不能抬腿,无法行动。

 

“查找峰值!输入测试时候的平均值……”“……呼吸呢?心跳数和血压……”

 

身体被禁锢在冰冷的囚笼里、被冷藏一般关押在透明的容器中。有细碎的交谈声断断续续回荡在耳边,重重迭迭的回音震荡在脑海,意识忽远忽近缥缈不定。

指尖稍稍用力,触碰到柔滑的液体。

不能吸气……喉头卡得生疼,难以遏制地咳出了像周身液体一样的东西。

 

“……他需要呼吸!下放……快、快!”“先生……成功了……抗值在递减!”

 

头被固定住了……嘴里被灌进了虚空,肺部的疼痛陡然加剧而后又逐渐趋缓。胸口里有不断颤动的东西,带动着震颤了整个身体。四肢不受控制地痉挛了起来,双膝发软但是身体里却涌起了无可名状的力量。

 

“啊啊……那么现在、睁开双眼吗?”这一次,却有人笑着,准确无误地将话语传入了他耳畔。

 

费力地苟延残喘般吐息着,却还是被蛊惑着——如同被蛇怂恿着摘下禁果的夏娃——睁开了眼睛……同时大量的透明液体涌进眼眶,刺激得发疼。

——然而尽管现状痛不欲生苦不堪言,他还是在那陷入兵荒马乱的实验室里,与这世上一双无与伦比的美丽眼睛,精准地、四目相接了。

 

那还是,发生在水汽氤氲时候的事。

 

 

 

 

 

 

黑子哲也从泥沼一样的梦境里艰难脱身,满身冷汗好似被再次浸入培养皿中。

……而这个比喻甫浮上脑海就让他浑身发颤,四肢酸软头痛欲裂的他扶着墙直起身,飞艇的隐蔽角落和记忆中的地方形似到,让他一不留神就深陷回忆。

可随即便瞥见了外头亘古不变的星海的他,又更加悲哀地意识到:此刻的他又更是身处于了一个,茫茫无际的囚笼之中。

 

To Be Continued

 

①:在现实世界里的许多学者眼中,“公元前1500年”左右,被认为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