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上(3)

 《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上(3)》

 

Attention:

  1. 以赤黑为前提的黑子生贺;
  2. 含有大量火黑友情(暂定)描写,介意者慎入;
  3. 也许是all→黑向;
  4. 涉及较多宗教元素。

请多海涵。


 

花和草木的和弦,蝉翼与流水的诗句,浪潮和日夕的韵文……陨星和流光的变奏,升腾而起的火光和冰屑。

月亮知晓一切。①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飞艇上的广播系统传来短促而接连不断的警报音,火神大我不疾不徐地在调控室的大屏幕上,调出了收发讯息的控制面板。太空站发来讯息通告目前一切正常,下发指令要求飞艇上全员进入休眠状态,等待航行结束。

火神关掉窗口,叹了口气正想去找那个自称黑子哲也的人造人,却突然发现……“诶?!你……你什么时候?!”——控制台下赫然蹲着神色自若的“耶稣”。

“先生,你太大惊小怪了。而且……我是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了的。”他毫不在意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控制台下方的钢板,已经被他用身侧的应急工具箱卸下了大半块。

“等等、你这是要干什么……”火神觉得这个奇怪的人造人,也许思考方式与常人不同。

“拆钢板。”他头也不抬地回答说。

“那……是用来做什么?”

少年手里的螺丝刀保持着高速转动不停,另一只手竟猛地拉过火神大我的手狠狠撞上了钢板。

随之而来是更剧烈的一声巨响,钢板完整地脱落了下来。

“抱歉……强化人的拳头实在比铁锤要更管用。刚刚做了十分失礼的举动……”黑子快速地说着,刚在那脱落了钢板的位置上,卸下了不知什么机关后的手指又开始在主控台上飞速输入着指令,显示屏上不断弹出“ERROR!”的红色警告字样,却又立即闪灭,“我为我方才的鲁莽感到抱歉。”

脑子一次性接收的信息量太大难以理清思路的改造人,只能发愣地看着黑子哲也的举动而无法做出反应:“不、你等等……这样真的可以吗?!你想自杀吗?……那也用不着拉我陪葬啊天哪!!”

“火神大我君,你这是想……活下去吗?”黑子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昂首直视着火神。

他那双湛蓝而清澈不染纤尘的双眼,却又神似身后广袤无垠的宇宙那般幽深。

“我当然、想要活下去。”火神被他盯得实在不自在,不含任何杂念的视线竟让他在面对眼前这个也许会害死自己的人时,难为情地退后了几步。

“——那么就请你现在,跟上来。”黑子哲也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奔出调控室,回荡在冰冷飞艇里的干脆而坚定的脚步声,并不像他虚弱的外表那样一触即溃。

 

 

广播里倏地响起尖锐的鸣音,过高的音调如同隐含恶意一般刺激着耳膜和神经。

 

 

火神气喘吁吁地坐在应急逃脱舱中,看着旁边淡定自若的、全然没有自己丢弃了一艘造价高昂用途多样的宇宙飞艇的自觉的人造人,不知该作何表率。

“宇宙中,目前还没有能够即时通讯的方法存在。”

 

 

飞艇上的灯光忽明忽灭,剧烈震荡着的机舱形似在风雨中摇摆不定的诺亚方舟。颠三倒四的数据和代码透露出乌合之众的卑劣心机。

 

 

“‘一切正常’和‘安眠等待’的假象,都只是骗人的把戏而已……我们没有义务用生命陪同伪君子嬉闹。

“机舱里,远不止我们两个人。”

黑子哲也一边说着,一边在小型飞行器的显示屏上调出了刚脱离的宇宙飞艇的构造图。“这张构造图没有错,但是它的解说却并不完整……后面那占据了机身五分之三的巨大涂黑区域,用途绝不仅仅是存放燃料而已。

“最糟糕的其实是,飞艇上不可更改的预设航路的终点……是月亮。”

“你是说——是那个,在建设太空站之时资源就被利用殆尽,接近荒废了的月亮?”火神感觉到自己手心沁汗、脊背发凉,他牙床发软地问:“但你怎么知道?”

一直镇定从容的人造人身子微怔,声线忽而沙哑起来:“……我还记得,地球的太空四维坐标。”然后他又突然回头看着火神:“而并不像你们,被篡改了记忆。”

 

①:影射远古时期人类最早的自然崇拜

 

To Be Continued

————————

感觉这个坑不会好了……已经黔驴技穷思维混乱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