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莱戈拉斯中心向】迷梦

《迷梦》
*瑟莱均已西渡设定;
*捏造注意。



世界初开之时,兴许也为这样一片蒙昧虚无的吧……而此时那原是重重迭迭的雾霭像要展示什么隐秘的故事那样轻缓地散开。

——母亲美丽的湛蓝双眼仍然透露出无限可亲的眷恋与和蔼。
然而深埋在她胸口的利刃犹如被诅咒的雷雨之夜的闪电,她的鲜血就像密林中成熟樱桃的汁液那样殷红,已然煞白的面颊再无生气。

混沌的天空如同古早的预言,莺鸟的鸣叫和花开的声响在耳边软化成一种奇妙的旋律。争执与打斗在距离发梢几寸之遥的地方轰然炸开,高声的咏唱和低沉的吼叫掺杂在空气里纠缠不清。
而在树荫下的庇护如影随形,又好似征兆着一场未知探险的生根。


硝烟和战火沾污了澄澈托帕石一般的双眼,灰颓的气息吸入肺腑、融合进平静的血流中。英雄烈士的血汗深埋入土壤,潜移默化地回归大地。
景仰的对象和憧憬的力量,难以言明的情愫终于在心底里萌芽。


教诲和指引像藤蔓牵引但束缚着,树林里枝繁叶茂的景象一遍一遍复刻在脑海。奔离熟悉疆土的白马承载着无尽的疑惑,在祈求着命运的眷顾。

勾心斗角的你死我活,心浮气躁的明争暗斗。不堪入目的险恶心机和毫无杂念的纯粹希冀谱写出荡气回肠的史诗。

惊心动魄的交锋和孤立无援的心灰意冷,连同背水一战的觉悟和前途未卜的迷茫绘制在史书的画卷上,流芳百世与遗臭万年亦只是一念之差。

刻不容缓的战况胶着在日夜兼程的马蹄上,而坚定不移的信念与豪气干云的魄力冲破黑暗、与誓死捍卫的气概一同构筑起新生的希望:分秒必争的形势终于随着他一箭穿喉迎来久违的黎明。

万丈荣光与历经重生的传说永世同在。

然而最终他也只能无可奈何地伸出手,对同生共死的旧友故人献出无上敬意。

奔流不息的流水捎去过往的一切,涧草落花垂下头致向远方祭奠悠远的回忆。




头顶飘荡的枝条与记忆里相似无比,树影斑驳的遮蔽恍如隔世那样陌生而熟悉。他直起身轻轻摇头,深眠后的头晕目眩让他暂时难以思考。
“……告诉我,绿叶。发生了什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抬起头是长久以来形成习惯的敬仰姿态。
“我仿佛做了一个梦,”他用一种虚无缥缈的语调倾诉,“Adar。”
而后被尊称致礼的精灵王,扶过他的头将他金色的发丝轻轻抚摸:“……那也只是,一个梦罢了。”

于是尚未清醒的莱戈拉斯便不由得再次陷入了睡梦,那与世无争的模样仍然恰似他所清醒的那样。

评论
热度 ( 4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