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中(1)》

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中(1)


万物生长在这片大地,阳光普照众生、并给予它们生命与灵魂。我们在夕阳的余晖下和浪潮的尾音中相识、相知以及相爱,黎明的青鸟和夜半的夜莺,在影子和阴云的协奏曲中,引吭高歌赞颂这芸芸众生的和谐与共。

……

思维在混沌中沉寂,意识沦落到记忆的底层。

…………



身穿白大褂的人们面露难色步履匆匆,整洁严谨的工作台上胡乱堆满了潦草的手写数据和工整的铅字报告。


“安静地听我说,哲也……我将要交待你的事情,只有说一遍的时间。”

 听觉替代模糊不清的视野攫取信息,熟悉的声线仍然在慌乱仓皇中,清晰无比地传入耳膜。


“接下来你可能会一直陷入沉睡,但是不要害怕。你一定会再次醒来……尽管那个时候也许只会剩下你一个人,并且你现在所拥有的、所知晓的一切,都将会在那时被彻底颠覆。”

眼前发黑,手脚无意识痉挛不止,呼吸急促不可自控……只剩下最后的听觉还在捕捉残存的讯息。

 

“……而不管遭遇到什么,你都必须要让这里——”左胸口传来炽热到冰冷的触觉,“——跳动不息。绝对、绝对不可以让它停止运作……然后现在,晚安吧……”

 

“——但是啊、必再相会。”

 “黑子……!喂赤司……你真的……”

 鼓膜最终在那个人末尾似有若无的笑音、和远方焦急的呼喊中,彻底地失去了工作能力。


世界陷入了未知的洪荒。

…………

 

……


“……子……黑子!”视线恢复清明,顶上吊灯漫射的光华看上去神圣不可亵渎。耳鸣缠绕着眩晕深埋成心结,思绪艰难地从僵化的脑域中破土而出:“绿……您是、火神君?”终于唤醒了深眠状态下的人造人,正松了一口气的火神被喊出名字后,倏地一抖:“啊啊,是、是我啦……就是那个,呃、飞行器好像出了点问题的样子……”

黑子闻言,撑着身后的墙壁就要直起身。而这时机身却忽然剧烈地颠簸起来,眼前的景象东倒西歪也不知道是机身的缘故,抑还是黑子本身仍未完全清醒。猝不及防的两人一个扑倒在地、而另一个撞上了主控台。几乎整个人趴在按键上的黑子手指飞快地跃动起来,花斑闪现的显示屏上弹出一串串烂熟于心的指令代码。

 “并无大碍……只是之前的跳跃指令,放到这一部分时空中并不太适用了而已。”黑子拉动手柄,调整了数据之后,飞行器便很快恢复了平稳。“还有可能很快,我们就会抵达目的地了。”

 “你是说……地球吗?”干脆直接盘坐在地上的火神皱着眉头出声询问,“但是地球上的生态,还能够允许我们这样毫无准备地前去吗?”

 “啊、只是我们也只好……‘Step by step’了。”他扯了扯嘴角,“说到这个,火神君刚刚肚子叫出了声吧……地球上,倒是说不准还能不能吃到东西了。”

本以为方才撇过头去天衣无缝的火神,蹭了蹭肩膀,也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吗……不过话说你,不去吃点压缩饼干什么之类的吗……”

 人造人黑子哲也闻言转向巨大的玻璃窗外。到了这里,幽深莫测的无尽黑暗只能望见少许光点:“火神君先去吧。我现在,还并不太能感到饥饿……已经习惯浸泡在营养液中,胃部都已经不能感到‘空腹’的概念了。”


“……而且我也还想再观察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状况。要是碰上黑洞……可就是十分不得了的事情了:下回,还请火神君要再及时些让我清醒过来。”他回过头向火神挥挥手示意无妨。

目送着火神被阻隔在舱门外,他的神情忽又沉下一种十分浓重的忧郁。——只是,关于究竟为什么这一切还能如此顺利,却仍是未解之谜而已。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抓挠,能够感受到内在还隐约跳动着什么的左胸口。

 

To Be Continued

讲一讲没说明白的OTLLL:黑子其实对现状感到非常棘手和无措。

 然后他想到的是:

 (1)究竟为什么这个小型飞行器能够有足够的技术和储备,来支撑他们进行能量耗费巨大的“第十七八维空间跳跃”;

 (2)而又为什么原来的飞艇预设目的地是空无一物的月球、太空站里的研究所又想让他们做什么;

 (3)那么如果太空站是真心想要他们“唤醒地球”,而又为了营造英雄效应,才在明面上公布他们两个人执行任务,又在飞艇里暗藏了一帮人来辅助支援。可是为什么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用“第十七八维空间跳跃”来执行这项任务,而是靠所谓的“利用深眠来等待时间流逝”,这一点本身就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人类的衰老并不会因为单纯的安眠而停止(黑子的时间停滞是因为经过特殊工序处理,相关暗示详见本章),而飞艇的预设航路终点却仍然是已经荒废到无用的月球,这一点仍然解释不通;

(4)综上所述,是否存在太空站迫于某种压力而不得不选择让他们两个人开启任务,却仍然不信任他们(毕竟黑子是地球上最有能的天才——在当时选择留守地球——的作品,他会不会刻意摧毁计划,对太空站的人而言是一个未知数;而火神大我则是还保留有自我意识的改造人[相关情节详见《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上》]),因而决定要将他们带到月球杀死之后再执行任务的可能性;

(5)如果解释如(4),但其实根本没有必要特意将他们引到月球,“杀死他们”这一举动根本就是可以在飞艇中就完成的;

 (6)于是问题的中心又再绕回(1),为什么会特意留有这个小型飞行器,并且能量充足到可以用最快的方式抵达地球;

 (7)太空站究竟想让他们做什么,如此繁复多余的幌子又到底意欲何为。目前的形势是脱离了他们的设想还是仍在他们意料之内?倘若是后者,太空站又是为什么能笃定,他们两人仍会选择执行任务?

 

……隐藏了七百多个字的哲酱的思维模式_(:зゝ∠)_,不过其实不看这一段也可以啦!我只是想给你们玩玩脑筋急转弯而已(殴)

 在隐藏情节中思绪万千的哲酱┌|*´∀`|┘……我的脑洞终有一天会害死我自己的呜哇哇!我要、跑走才好啦ε = =(づ′▽`)づ!!

 

(P.s.终于敢挺起胸膛直起腰打赤黑的tag啦╰(*°▽°*)╯!!!)

评论 ( 15 )
热度 ( 17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