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中(2)》

《赶在耶和华苏醒之前·中(2)》

 

 

所有的生命和物件,都只是由无数个原子经历无数次分离之后,又再次重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这个世界上的能量,也一样都仅仅只是由一种形态,转换成另一种样貌。我们曾存在与大海天空和大地的交汇之处,我们曾漂浮在星云黑洞和陨石的舞步间。

我们也许是某一种爱的定义和诠释:死亡是我们新生的序曲,降生则是我们消亡的前兆。

时间看见我们的呼吸,记录我们的嗓音。

 

 

“冲击较之一千五百年前要小些……”黑子同样艰难地攀附在机舱壁上,尽管安全措施接近万全却仍然不能缓解对强大波冲的不适,“火神君,如果你还愿意相信我的话……我们会直接降落在大海深处。但是毕竟时间久远,我无法保证那里的环境仍然像我记忆里一样。”

“随便你啦啊啊——这个难受的过程到底要什么时候才结……喂黑子你才是别吐啊!”身为最强改造人的火神大我,大概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难堪的状况出现。

——后面的旅程,则是更加让人脊背生寒:被冷藏了如此之久的一个星球,究竟遭受过什么样的打击,又将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无从知晓。

 

而有水必有源,有果必有根。

 

 

 

猛烈的冲击终于停了下来,感觉脑髓都被震荡得四处飞溅的两人望向窗外,果不其然早已是和记忆里、纪录片中截然不同的景象。

死水一般的周遭了无生气,寂静的海底荒芜而暗无天日。颓废的气息浸满海水将要窒息,微微荡动的水波拍打着机身,死气沉沉的状况让人倍感凄凉。

“……这里是东太平洋圣大杜岛的海底,是能以最安全方式抵达‘百慕大三角’的路径。”黑子哲也望向窗外景色的眼神陡然变得幽深,蕴藏着某种无可言说的讽刺和无奈。被外头的幽深所浸染而带有寒意的灯光,洒在黑子薄得血管清晰可见的皮肤上,颇有凄惨之意。

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①”

他回过头来直视着火神的眼睛,那不染纤尘的双眸仿佛对世间的阴暗一无所知,又似乎经由无限风霜的洗礼而看穿尘世浮华。

火神又一次在这样纯净的注视下手足无措,堪为深入骨髓的探究使他烦躁不安。终于这种难堪的状态,在黑子大发慈悲的扭头下消散在空气中。

被安然存放在冰冷培养罐中的那个少年,唇齿微张:“现在……我们下去吧,火神君?”末了的音调肖似咏叹般无力却坚定地还透出一丝生机。

 

 

死寂的周遭如同囚困的牢笼,水温和波纹隔绝在特制的防护服之外——明明是本质相通的东西,却必须以不同的构成方式区分彼此。

脚底下是用于沟通联系的海底光纤,曲折复杂的内部构造将讯息以光的形式反射传递,兜兜转转指引着被选召归来的人类回归。

 “沉睡的树叶交织成顶,树木的美梦逐渐展开。当林地葱绿清凉,西风吹拂之时,归来我身边、归来我身边……归来我身边,赞颂我的土地永远芳华。②”

To Be Continued


①:出自《弥迦书》;

②:出自《魔戒》树人所作的诗歌。

 ————————

我今天会尽量把中篇K掉…… _(:зゝ∠)_

评论
热度 ( 13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