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夜半无人私语时

《夜半无人私语时》@吃货不痴货° 
倾诉者赤×树洞黑

说不出口的故事,压抑沉重的心声。

夜风捎来一张嵌是荣誉奖杯的相片,最前排却是一张被纸片遮住名讳的身份证。如此一来,便仅是上头的照片依稀可辨。

“没有地图的话该如何走出沙漠呢?”

用自己的直觉跟着风的方向去找的话,或许就能逃出生天了吧。

“没有光的话,该怎么走才好。”

投石问路的话,也许能够找到通往出口的气流也说不定。

“人会死三次。身体死去的时候、下葬的时候和被最后一个人遗忘的时候。”

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很愿意成为您最后的生存痕迹。



黑子哲也红着脸,盯着手机屏幕上自己适才发出去的讯息:……作为一个树洞,他逾距了。

那个人再也没有回复过他。生活却依然要重归旧路,结识生人、义务开导,所有的一切都再无波澜。

他依旧安慰那些无病呻吟的吟哦,却时常在想自己能有多大几率、曾与那位低语者擦肩而过。


纵使已经少有那样的关怀可以赠予他人,黑子也仍尽心想将他人的烦恼消除少许。

而白日作为幼师的强大责任心却终究是抵不过累积的疲劳。工作日告假后,生物钟无奈难以逆转的黑子,便在安静无扰的午后时光里闲逛。

“你还是那样为别人彻夜(Tetsuya)不休吗?”有人踏着满是柔情的话语走来,“和你的名字,还真是很相符的。”

深秋的微风带有少许寒意,但此刻黑子却从心底里生出一种热烈的期待来,但还没等他回过头:“……咦?”
——他的后背就紧贴上了某人温暖的胸膛。

有人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是,赤司(Akashi)征十郎……上次说‘证明(Akashi)’的约定,会作废吗?”

黑子哲也回过头,毫无征兆又早有预感地,沉沦进了一双温柔的眼睛深处。

——————————
还是不小心写得非常意识流…赶着去学校写得很粗糙真的不好意思!!
希望能满意orzz…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