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Trust

Trust  @钟离 
*赤黑兄弟设定(大概只有玲央姐知道吧ry)
*赤司洛山学生会会长兼篮球部副部长(挂名),黑子篮球部部长
*颠三倒四请多海涵


“今年的IH应该是,会竞争得很激烈的啊。”
“……虽然大概也会很精彩,但我看来,洛山还是会稳拿冠军宝座吧。”
“哈哈,往年兴许这样。但是今年还是个未知数的。”
“诶?这话怎么说的。”
“先不说这已经是‘无冠的五将’的最后一年,洛山的那个‘绝对领袖’……换人了啊。”




体育馆里的球鞋摩擦声和球员的呼喊声,汗水、节拍和步伐,心跳速率和血流周转。
所有努力过的回忆,都将作为青春被永久收藏于心底。

“哈喽~小哲。”
体育馆门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黑子抬头望去:“实浏前辈。”
“啊呀呀、这可真是……”刚急匆匆赶来训练还有点气喘的实浏,脸上带着惊喜走上前来。
“越来越有队长的样子了啊~”
他靠到黑子旁侧,伸手褒扬而也欣慰似的、拍了拍他那挂着队服外套的左肩。

“……如果前辈您接下来是要说,‘我这幅样子和赤司君更为肖似了’、之类的话…我觉得自己并不会感到很高兴喔。”现任的洛山篮球部部长撇过头去,感慨一样地说。
实浏确认过周遭后,快速而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傻瓜~才不会说那种失礼的事情呢。”
黑子低头,抿了抿嘴唇又眨眨眼睛,却终于还是没有回话。





“……以上,就是下一场练习赛的首发队员安排,而叶山前辈会作为带队指导。”他从记录本里抬起眼来,快速环视一遍队员们的神情后,接着补充道:“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尽量依靠自己。”
“众位没有异议的话,暂且解散。”

夕阳西下,日夕晕染出一大片晚霞。
黑子颇为熟练地扣上锁,咔嗒一声后抽回了钥匙。
这时候身后响起了有些不安的呼唤:“那个、黑子前……队长。”
“…石原君?有什么事吗?”黑子不慌不忙地将钥匙收归书包,恍如早已料定自己会被叫住。
“究竟为什么……队长你会选我作为首发队员呢?”石原嗫嚅着发问,攥着书包带的手指,由于太过用力而骨节有些泛白。
“我相信石原君,能够回应我的期待,”黑子走过去,稍稍仰头直视石原因为自卑而垂下的眼睛,“回应我,作为一名队长的期待。”
“体育馆已经锁门了,石原君也早些回去吧。劳逸结合才好的。”
石原注视着现任队长较为清瘦的背影,看了看自己因为加大自主训练,而有点疲劳过度的手腕。
……脑海里面又不由自主地浮现起黑子听到,自己曾附和别的球员对他的讥讽时的、他的表现——也是同方才那样的,波澜无惊而不卑不亢。
他的眼里,便忽然间涌上了十分难受的愧疚和歉意:“我会…尽力不让您失望。队长。”





“篮球的事情,还忙得过来吗?”他的兄长坐在书桌前,手指不停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赤司君才是,还在忙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和我搭话了……”
赤司伸手接过黑子递过来的果汁,边喝着眼睛却还盯着电脑屏幕:“啊啊、并没有的啊?”
黑子无言地看着他,半晌后才继续说:“如果顺利的话,下个星期就能跟青峰君在决赛上遇见了…”
“青峰啊,”快速地在键盘前敲了几下后,赤司终于移开视线,饶有兴味地看着黑子,“哲也想要亲自上场吗?”
黑子闻言从书本中探出头来,却并不说话。
“没关系,是你培养的队伍的话,不是该要多给他们些信心吗。”赤司笑笑,“还是说队长他自己,就是抱着得过且过的消极心态吗。”
“……赤司君坚持让我担任队长,自己屈居次位的理由,我并不知晓。”他闷闷地说,”但是我的这份责任,我是真心热爱着并且感激着的。”
那双澄澈眼眸里始终如一的执着和坚定,像能指引迷途旅者的大熊星座一样闪闪发亮。
他发出一声很轻的笑音,带着些许无奈回答说:“因为我很相信你啊。”
“这样子毫无道理的信任太敷衍了,请告诉我真正…”

“一直都在,看着你。从一开始的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

黑子闻言,将头又躲回书页中,却还是泛红着耳朵、音色有些颤抖地说:
“……今年的冠军…队员们都说,一定会拿回来给前辈们看的——他们,都很优秀。”

 

赤司征十郎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两份出国留学申请简历上,黑子那份还尚显苍白的“获奖情况”,笑着觉得其实已经可以提前再写入些什么了。


完。
————————
不好意思现在才弄出来…还是赶制的orz
很多东西都没有详细说明…其实也都没有很认真地构思呜呜(头痛得要死掉了QAQ)
其实大概是赤司司因为征臣爸爸的缘故,所以要忙碌起来(黑子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是被送出去作为别人的养子)~就将篮球部的事情交给哲酱打理了~

然后其实最后赤司司也有点在敷衍哲酱(哲酱表示哥哥每天都好肉麻真的神烦www),因为他是~在瞒着哲酱暗中谋划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呢…~~??

评论 ( 13 )
热度 ( 50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