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春深似海

《春深似海》


【本篇系送给cp @飒子_我要停更 的生贺……总算是赶在今天弄好了_(:зゝ∠)_,写了之前你说喜欢的这个设定,希望你会喜欢(躺平)】



Attention:

*毫无考究的胡乱脑洞;

*赤黑堂兄弟设定,赤司紫微星化身,黑子文曲星下凡;

*完全架空的背景,但一定要脑补的话大概是宋代吧(。 

*阅读顺序应该是:夜→暮→午→朝→序→昇

*非常乱来的设定请不要太过较真QAQQ 







-序


拂过夜风、穿行长廊、经由外院……空气里飘浮着香烛蜜蜡的气味,远方传来稚童哼唱童谣的声音。

他稍稍偏头,瞥见的景象是烛光交映下身侧的人一如往昔,于是便忍不住唇线微抿,伸出手去拨弄堂弟耳边的发丝。

“啊、赤司君……”他似乎有些惊讶,回过神,弯起眉眼笑了开来。

此时击鼓鸣笛的乐曲声从正殿断断续续传来,灯火通明的城下也愈发喧闹起来了。




-夜(冬)


粼粼河水泛着些许波光,漾动着的水纹倒映着被扭曲的街市。

“……‘故辞之待骨,如体之树骸;情之含风,犹形之包气①’。”孩童诵读着,晚风吹拂着他头冠上的流苏和珠串,发出类似敲击花钟的美妙音色。

赤司靠近他,却不看他手里的书面:“‘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意气骏爽,则文风清焉①’……莫不是这般?”

黑子眨了眨眼睛,想要斜睨书上的字眼来确认——书页却被赤司的手迅速遮住。心痒焦躁之下他仰头去看流泻清辉的皓月:“‘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②’……”

少年人愈发不依,抓住他的手凑得更为亲近:“‘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②’”黑子哲也终于回过头来,盛满星空的薄蓝色眼睛泛出琉璃般的光华。

他伸出手,用力推了推玩心大起的堂兄一把,而反被捉住的手却又硌上了珠链,疼得他暗呼出声。赤司便小心而轻缓地扶起他来,吹揉堂弟被压出珠印的手腕。

那串石榴石和青金石相间的手链在月光下映出斑驳剔透的影点。




-暮(秋)

三叩九拜行大礼。口蜜腹剑强作揖。

正楷写成的抨击,行草谱就的礼赞,在粉饰的平静无波底下暗度陈仓。风雨飘摇的朝政统筹,日夕西下虎落平阳。

他覆上那支狼毫,冰凉的佛珠同时贴上赤司微微发颤的手:“世间事,除却生死皆闲事。”被轻言劝慰的人稍带忿意抬起头,反是直直跌进春水流转的一双眼里。

翻腾不息的内心复归安宁,而本该呼之欲出在高墙之内的情愫,又碎在离别的马蹄声中,极目在天际开外。




-午(夏)

他攀越高山、途径盆地、跨过江河;历经雪水、沐浴风霜、遭受雷雨,遥望贫困和富裕,走进花香和树影,静听涧水和鸟鸣才捎来书信作下定论:“‘竹六十年一易根,而根必生花,生花必结实,结实必枯死,实落又复生③’。”

他原是隐居山林销声匿迹,却仍一笔一划勾勒出蒸蒸日上的现世。当年被逼无奈的退让,同样在他的笔下演绎出一种悠然惬意。

啊啊……相较于此时这里的烈日当空,那边的竹林深处定当要泰然清净得多吧。

看着画卷旁落款上清秀端正的字体,赤司不免轻笑,提笔回信:“‘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④’。”




-朝(春)


车轮轱辘旋转的声音盖不过周边的声响:从崎岖山路到平坦大道,从山水清幽到人声鼎沸……

尽管赤司是从毕恭毕敬的臣子间走下来的,但庄重地牵起已然衣着光鲜的他的手时,仍不可避免地引来众人惊呼。 

黑子的指尖微颤想要松开,他的堂兄却抓得更加用力——他回过头时,清早的晨光正好落进了眼里,美好的景象温暖得黑子不禁心头一阵悸动,面颊发热。

我踏过山河千回百转,历经世间兵荒马乱,尝遍情仇肝肠寸断,读尽凡尘人情冷暖……而所有的苦难煎熬终于都在这时,可以一笔清算。





-昇(旦)


黑子望着快要再度苏醒的都城,回过身去看他敬爱的兄长。在看见赤司毫不留恋地将原先的发冠取下之时,他的眼底波澜微动。

然而随即赤司便牵起他的手,要请他帮忙绾发。发髻梳成之际,赤司握住他的手,指向了隐约可见日霞的遥远东方:“哲也你看……日出渐早,春已归至。又快是一年花好时。”

“……说的也是,”黑子唇角微扬,“某个辽远的地方,兴许已是姹紫嫣红的时节了。








完。


①:出自南北朝刘勰所作《文心雕龙·风骨》;
②:出自唐朝张若虚所作《春江花月夜》;
③:出自《山海经》; 
④:出自唐朝王维所作《竹里馆》。   

———————— 

再解释一下各种各样的东西:

石榴石(暗红色)在西方是水瓶座的人的守护石,青金石(深蓝色)如果按照中国古代来算的话比较适合一月出生的人佩戴。而前者在中国有“保佑平安”、后者则有“健康无忧”的寓意。所以从<夜>可以看出哲酱自幼体弱。

<暮>中哲酱说“世间事,除却生死皆闲事。”其实在暗语本家被陷害导致灭门,而自己身为文曲星(奸臣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还能逃过一劫已是万幸,劝慰赤司司沉下心稳固政权。

<午>中哲酱写信给赤司司引用《山海经》里关于竹子开花的记载,是在告诉赤司司新生的朝廷尽管历经劫难,但大劫后必有大盛。而这里提到哲酱在隐居山林。

<朝>中有一段哲酱远行的描写,其实在补完<暮>和<午>之间的空白。因此可以得知,哲酱之前是在体察各处民情(也吃了很多苦quq),后来到了<午>中才因为赤司司要除尽残党,担心波及而隐居至山林。

<序>是在欢迎哲酱回来๑╹◡╹)ノ"♡~
在<昇>这里讲到“某个地方”可能已经是“姹紫嫣红的时节了”,其实就是这两个人怀着对远方的憧憬要私奔啦~至此就和标题呼应了



其实这个写得也确实比较隐晦…但是如果能认真解读一下理解也不是太困难………吧呜呜qwqq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