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路

《路》




 


如果要说是死去的话,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似乎从降生直至死亡,仅是如同由深眠到苏醒、由深眠到苏醒、由深眠到苏醒这样,周而复始、重复循环相同的动作而已。

只是这个总体的睡眠周期是时长时短的。而最后则只是会终止于,不合数学逻辑的、与开始一样的结局而已……从睡梦里来,再到昏迷中死去。


这会是一场永远魅力无限的,柔美梦幻、斑斓陆离的人生。而我们都是漫长旅途上的微小行者,在前仆后继地景仰着生的同时,将要去往消亡。




“妈妈,你要去哪里吗?”


“……啊、非去不可的?”


“会要、很久吗?”


“可是如此的话,归期会是什么时候呢?”他忍不住揪紧母亲的裙裾。窗外的微风轻柔舒缓,天高云淡,恰如一个新的时日将要被迎来。美丽的女人眉眼弯弯,招手要他凑上前去。


那般纤瘦的臂弯却十分温暖,她笑语嫣然呵气如兰:“我亲爱的孩子……不要这样情急。”

“是要当你已经足够坚强的时候,你才能够发现……所有你失去的东西,其实都已经以另一种形式回归到你身边。”



她又抚过孩子与她肖似的面容,偏头亲吻那光洁白皙的额面:“即使历经星移斗转已然改头换面……但是如果能发现的话……”

“你所珍视的、心恋的,由始至终都近在身边。”

“……这个故事还有很长要等你去叙写。”



她捏捏不小心就在身侧熟睡了的孩子的手,那双手的因为要弹钢琴而指甲圆滑,手心里还有因打篮球而磨蹭出的小茧子,手掌上也依稀看得出学习马术的缰绳勒痕。

“纵使你的母亲那时早已不在人间……”赤司诗织忍不住流着泪抱着他低语起来。




她的神态静美而不可亵渎,挺直的腰板和温婉的笑容再再宣示,这是一名温柔而强大的女性。

坚定、温和、使人侧目而惊叹的。

赤司征十郎轻轻摩挲相框里,永久保持着的母亲的容颜,眼里带着湿润的笑意。他回过头看见歆慕之人在身旁,眼底有荡动着的温暖。

他伸出手揽过赤司的肩,轻声言语:“赤司君的母亲,实在是非常美丽的人……”

 “一直以来都能思慕着她,而使自己坚强的赤司君,也是十分闪耀的人。”

“能够遇见这样的你,令我感到无比庆幸。”

“……未来的路,是否也愿意和我一同走下去呢……”



赤司征十郎的眼角余光瞥见黑子的耳垂发红,面颊发烧。他拥住黑子,笑起来看向窗外,风轻云淡而稍带颤声地回答说:“无上荣幸。”




完。


P.s: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妈妈是牵引着赤司司要安慰他的,但是哲酱却是主动倾身接近他。差不多是想表达,妈妈太过虚弱已经无法继续陪伴赤司司,而哲酱则是愿意用所有的时间,来使自己变得更厉害去接近赤司司。

P.s.s:听着天灰姐的i will return写这个东西感触挺深的_(:з)∠)_……还想补充更多东西quq可是上午一节补习已经身心俱疲……下午又写了好多习题实在累得不行了…………下次有机会再重写吧(。

P.s.s.s:终于能写求婚的男前哲酱了超开心呜呜…………(躺平

评论 ( 10 )
热度 ( 25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