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同居物语·春夏

前篇请移步:《同居物语·秋冬》


没想到还是把这个补完了……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啊(^o^)/~~~然后是之前点文有说想看同居~~现在终于能艾特m酱你啦(^o^)/~希望能喜欢~ @哲分不足跌斯 



《同居物语·春夏》



三、

和暖的阳光吹拂着樱花树的枝桠,稍早的花期带来春季的讯息。


“……今年的春天,早了少许啊。”黑子边说边弯下身、去拿橱柜里作为储备的洗洁精,满瓶的透明稠液里含带有些许气泡。


“从干净的蓝天里看出来的吗?”赤司伸出洗碗帕去接黑子倾倒出来的洗洁精,另一只手将水龙头调至冷水,确是感受到水温有些凉爽。


黑子还是专心地旋转洗洁精的瓶身,看着那移动的大气泡:“空气里开始有樱花的香气了。”语毕,像是玩够了一样,已不再去看在光下有些梦幻的洗洁精:他在满是泡泡的冷水里,摸到赤司的手要拿洗碗帕。


“嗅觉颇有些灵敏啊,”赤司稍稍低下头去蹭黑子的发旋,扑到他发间的鼻息都是柔软的诠释,水下的手却攥紧了帕布擦拭起碟碗,“对了……其实我也一直有在想,要不要买台洗碗机。”


 “开个玩笑而已,”黑子稍稍耸肩笑了笑,干脆转身出了厨房,从储物柜里找出了新的洗碗帕,“晨间新闻有播报说,樱前线也快抵达这里了。”


“想去赏樱看看吗,提前规划好线路会比较舒心。”而当赤司回头看见黑子,已经拆开新一块洗碗帕的包装袋朝他走来时,也只能侧开身子:“洗碗机的提议要无视吗?”


黑子偏过头,眼底里漾动着赤司的倒影:“洗碗机啊,留到赏完樱之后再商议怎么样?——反正春天,才只是刚刚开始啊。”他再度把手伸入洗碗池里,这回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说得也是。”赤司将脑袋抵在黑子的肩头,嘴角毫无意外地感染上了黑子的欢快。




四、

午后的阴云将阳光完全遮敛起来,灰蒙沉重的天空时不时飘落几滴雨点,却又很快地停歇下来。


赤司在黑子的催促下,将屋里的窗户都拉上后,才再走进打开了空调的房间里。


“……那么哲也,有想好什么要吃些什么吗?”他说着凑到床边,撩开了黑子额前的碎发探了探温度:“一直什么都不吃的话,状况只会更糟糕。”


黑子迷迷糊糊蜷了被子挪近赤司,蓬松的乱发散开在枕头上,又被赤司的手带着向后顺去。


 “刚刚温度计显示你在低烧……稍微起身喝点葡萄糖怎么样?暂且补充一下体能。”赤司起身去拉开床头柜,取出了一支玻璃瓶后,轻车熟路地用砂轮片划过窄处,稍加使力就掰开了玻璃瓶,稳当得水液只是小有动荡。


而那玻璃掰碎了的清脆声音,在空调呼呼的风声衬托下显得格外好听。黑子看着赤司行云流水的动作,半张脸缩在被子里,借此来掩盖住自己的笑意。


“在笑些什么?”赤司看他,陶瓷勺搅拌马克杯里温水的动作不停。于是黑子也了当地不再遮掩,撑起身子坐起来:“我还记得……赤司君第一次开这种玻璃瓶的时候,划伤了食指,出了很多血啊……”


“那样子、是很逊吧?”


黑子接过他递来的马克杯,嗫饮一口感觉到,被稀释后恰好的甜味扩散在舌面:“现在熟能生巧成这样的话,今后就只能有劳赤司君来帮忙了。”


他噗噜噗噜几下把温水吹出声音,想要借此掩盖自己此刻,已经全然超出低烧热度的、发热的面颊的事实。


然而赤司却不留情面地捏住他的耳垂,在他方才还煞白微凉的侧脸旁,轻蹭一下又言语道:“就算说了这样的话……这个星期也是、不能喝冷冻的饮品啊,哲也。”


黑子咕嘟咕嘟地喝完了水,转身缩进被子不再看他:“这个季节更不适合吃汤豆腐呀……现在明明就是夏天……”他小声抱怨说。


赤司又忍不住笑起来揉揉他的脑袋,收拾了一下东西退出了门。手机里传来信息提示音:那是怀石料理预定成功的讯息。


香草奶昔能否真正去除、困扰黑子着的酷暑的燥热这一点,他暂且不做定论……但是平心定气的禅道料理,确是对缓解苦夏有着奇妙的作用。


赤司想着,回身望了望卧室的房门,眉眼都含带着柔软。



END (躺平

评论 ( 5 )
热度 ( 55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