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同居物语·寒暑

《同居物语·寒暑》

*前两篇请移步:《同居物语·秋冬》《同居物语·春夏》

*本篇系社会人士设定


五、

气温很低,却还没到下雪的时候。呼出的雾气很快散在了空中,黑子的面色发红却并不是因为寒冷,这在他过往的冬季是少见的……约莫该要归功于,在与那位同居人生活在一起之后,他有时堪称过度保护的悉心照料吧。

黑子拉拉围巾,又反倒被自己的气息闷了一脸,然后他就快步走了起来,两只露在外面的澄澈眼睛快速眨着、透出晶亮的光。

虽然大概当事人现在正忙得焦头烂额,早就把“今天是什么日期”这种微不足道的日常小事抛在脑后,但是起码、至少他还记着……啊,虽说应该也还是有别的人会记得,不过黑子哲也其实是想成为、当所有人都遗忘这个日子之后,也都还记挂的那个人。

“本人想不起了也好,一直到了没人留意了也好,得成为唯一一个还记得的人啊。”就是这么个意思。他定定地想,心里翻腾着一种很炽热的甜蜜,烫得他全身都发热,寒冷浸透了衣衫也毫无觉察。

——满心只顾得上他怀里小心抱着的纸盒,里头装着特意绕远路去定做的蛋糕。

然而回到家,他才发现事情的发展同自己设想的情景已然大相径庭。他忘了带钥匙出门:对日常事项都还算细心严谨的黑子来说,这是很少有的……啊、倒不如说,在步入社会之后忘记带钥匙,其实还是头一遭。

黑子哲也心里充满了烦躁和悔意……要是出门前能再认真检查一遍,以平常心行事就好了。事到如今难道要再打电话给对方,让他赶回来给自己开门吗?先不说可行性,就算赤司真的回来给他开门、又要怎样解释想给他的惊喜……

想到这里黑子的耳背到脖颈都烧红一片。

 

于是当赤司找到坚持不肯接电话的黑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

黑子正坐在公园的秋千上,微微摇动着绳索,脚尖点地的落寞背影合着深沉夜色显得很是寂然。赤司踏着明显的脚步走过去,他也依旧毫无反应。

赤司半蹲下身,稍稍正视黑子:“……哲也?”他伸出手去摸黑子冰凉的脸。黑子垂着头,咬唇沉默不语。

“出什么事情了吗?”

黑子摇摇头,吸了吸冻得发红的鼻子,他说:“对不起,赤司君。是我太任性了……对不起。”

“不可以先跟我说说是什么事情吗?”赤司站起身把他的脑袋搂紧怀里,手顺势抚起他的发丝,带去黑夜的寒气。黑子有点脱力地把手里的东西慢慢推到他胸前,“……生日快乐,赤司君。”这句话的语气却像要哭出来那样委屈。

赤司征十郎深吸了口凉气,接过蛋糕盒子轻轻放在地上,紧紧搂住黑子在他耳边说:“谢谢你,哲也……但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解释清楚前因后果后,赤司维持着拥他入怀的姿势、一语不发地牵起黑子的手。

“一直以来、承蒙你的各种关照。谢谢你,哲也。”十指紧扣的时候,赤司将唇轻轻扫过他的面颊、鼻尖和眼睛。

“我很开心、以及十分庆幸自己能与你相遇……这大概是上天使我降生所赠予的最好礼物。”他柔声说,黑子却忍不住把脑袋埋进他肩头:“对不起赤司君……明明想给你……”

赤司哑然失笑,心头的温柔快要化成泪水流出眼眶:“……傻瓜。”

去给我拿偷偷特别定做的生日蛋糕,就能让你兴致高涨到忘记拿回家的钥匙……仅是将这件事所带来的喜悦,作为生日礼物甚至都太超过。

“好了……你的手好冷,再这样下去会感冒的。”赤司征十郎揉了揉黑子的头,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放进了黑子的另一只掌心,“我们回家好吗,哲也?赶在下雪的日子到来之前,准备好去往夏天的事情。”

黑子哲也握着钥匙,沾有寒露的眼睫眨了眨,抬头颇有些迷惑地看向赤司。

“我争取到了年后的休假。”赤司笑着说,一手拿着黑子送的蛋糕,而另一只手握着还呆愣着的、上帝给他最美好的眷顾,走上了回家的路。

 

 

六、

柔软的虾仁和鲜美的酱汁融合着,完美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虾……太好吃了。”黑子用手背抵着嘴,几乎只露出看向对面人的眼睛。赤司看着他的举动,面上不自觉地开始有很明显的笑容。他用叉子卷起面条,拉开黑子的手将叉柄放进去:“如果能吃完这盘就太好了呢。”

黑子拿起手边的水杯,喝着说:“中华料理真是很神奇。”赤司撑着下巴看他避重就轻地转移话题,其实这幅样子也看得他心生欢喜,加上今天所有的特别意义,他无下限地决定还是再迁就对方一次。

“还是吃快些好啊,哲也。超市会关门的。”赤司也抿一口水,眼睛却直追着黑子。为了迎合他低调平和的个性,赤司最终还是听从他的没有准备任何别的东西,晚餐也随黑子的意思——虽然地点和时间还是在赤司坚持下、提前很多天预定好了。

总的来说,只要不是涉及原则性——类似于黑子不良的、危害健康的作息习惯之类——的问题,如今他实际上都会不经意就顺着黑子的意思走。说是不好的倾向也算不上,大概内心里还是喜欢这样的。

 

这确实是个十分悠闲而随意的国家:还不到八点半,道路两旁的店铺就已经在准备关门了。没什么行人的街道空旷得很,夏天的夜晚有凉风而并不闷热。

走进超市大门扑面而来的冷气吹得黑子哲也眯起了眼睛,赤司则忍不住孩子气地去捏他的肩膀。两人边小声拌着嘴,走到冷冻柜前挑选起庆祝生日用的蛋糕。

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速冻薯块、混合水果派以及整盒的冰淇淋,两人共同冥思苦想纠结好一阵,最后还是黑子取过了外盒包装很动人的芝士蛋糕:上头是似乎还没有正式译名的、看上去很像桑葚Mulberry的,一种杂交莓Boysenberries图片。

赤司关闭了手机屏幕上的搜索网页,抬起头就看见笑得欢的黑子。明白过来他在高兴些什么的赤司也笑起来,掐着黑子的手臂,用额头轻轻撞了撞他的脑门:“我也不过是个凡人这种事,你不是应该很早就清楚过来了吗。”

“虽然是这么说……”他笑得肩膀都有些抖,“不过这有些窘迫的样子,我是实在很喜欢。”

玩闹间又走到了酒柜前头,“赤司君想喝点果酒吗?”黑子拿起一支酒瓶说,上面有点俏皮的标识图案表明这是苹果酒,“四百多日元啊……”他兀自仰起头喃喃说,似乎正在脑子里换算着。

 

黑子偏头看向邻侧、由于自己坚持至少要捧着蛋糕盒子,而只是怀抱着酒瓶的赤司说:“汇率还真是可怕的东西。”

“哲也喜欢这个国家吗?”赤司驻足昂首,幽暗的天空有着数不清的闪耀星芒,“友好的、闲适的,平和安宁……几乎每天都可以观赏到这样子的星空。”

“赤司君呢?赤司君喜欢这个国家吗?”他也停下脚步来,注视着赤司的侧脸,“没有那么多让人烦躁的世俗眼光、抛开压力和负担能够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去哪里都没有关系。”赤司看着黑子说。

“该说‘真巧’吗……赤司君。抢台词成这样,真是太狡猾了。”黑子说着便不再理会他,耳尖发红地快步疾走起来。

赤司也迈起步子追在他身后,很快就腾出一只手来捉住了他的手腕:“我的钥匙忘在了车里。”

这下黑子哲也停下了脚步,无言的静默持续了好一会。黑子的手慢慢滑下去,回握住了赤司的:“……回家吧,我带了。”

 

“说起来,原本来到这里还满心期待、你会全身心依赖着我的。之前哲也的英语明明不那么好。”

“啊!‘真巧’。我至今为止的努力,其实也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让赤司君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只能选择依靠我。”

“哲也有时候也是坏心眼的角色呢。”此时他少见的、笑得像个纯真的孩子。

他不经意用余光瞥见了赤司的眼神,便憋红了脸闭起眼凑上前去、用嘴唇去寻找对方的灵魂:“……彼此彼此呀,赤司君。”

微风吹拂着,夏夜的路灯都在温柔地指引着道路——你知道,即使慢慢走回去也可以,不需要那么着急。

 

End

——————

…好像是之前两百粉的时候,有妹子说还想看同居物语……记不太清是哪位了,抱歉。赶在今天七夕节发出来,也来祝大家节日快乐;-)

评论 ( 8 )
热度 ( 40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