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心智控制·中(2)

(同标题一样,是无比中二的故事。未完成,存个稿。应该有些到一些赫黑了吧QAQ,哭唧唧跑去睡)


如果硬要说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什么,他应该会选择说是语言和文字。比需要观察才能发觉的动作和神情更直观,可以轻易得到讯息的方式。

浅薄地去看去听就得以了解的途径,只需要去了解表面……就像所有人都只在看着他的完美成绩和才华横溢一样,寥寥数语可以总结完全的一切,根本不需要再去探究些什么。 

窗外头是四散蔓延开来的落日氛围,和空无一人的走廊以一墙之隔分成截然不同的境况。恍若静止一般的日夕景象,厚重的云层上映射着油画一般视觉冲击强烈的色彩。
赤司征十郎将原子笔反复翻转着,另一只手撑着脑袋侧看笔记本上圈出来的几个名字。

人的思维和成长,是不是会按照原定的路线不断地思考下去。如同雨水的轨迹、云雾的走势以及土地的颤动那样,早有注定地、所有的既定思绪都会变成未来的想法。

那么这一刻在思索着这些的他自己,又究竟是被什么操控着…… 

这样自动走入被牵制着一样的圈套迷网的认知,让赤司不可遏止地产生了怒意,脑海中不断闪现出父亲的脸和早前日复一日的各类课程,膨胀的认知挤压着他的大脑,太阳穴突突地生疼。 

这个世界,究竟是在以什么人所规定的什么东西,进行着何样方式的运转。 

他紧紧捏住手里的原子笔,过于紧绷的神经又放松下来,他凝视着面前几个人的名字,唯一一个没有被圆圈囹圄住的那几个字是:“黑子哲也”。 

如果说造就了的亚当与夏娃的上帝,可以是他们的神明;假设此逻辑成立,他于这个被自己发现的人而言……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这都是托赤司君的福,非常谢谢你。”那么你满足于,只是待在这句话的枷锁中不得逾矩吗? 

……每到这样迷茫的时候,他都能鲜明地感觉到,有种冲动在胸腔里,在即将废弃的荒芜里蓄势待发而接近急不可耐地,渴求着新生。 




 所有的愤懑和不安都爆发出来,一次次拦下那颗橙色球体的失败、让他感到无助但是却毫无办法。
孤立无援的感觉让他空无所依,细小的战栗从脚趾一直传到指尖……他并不想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软弱无能的一面。 

——“在这个世界上,胜利就是一切。胜者会被全盘肯定,败者会被全盘否定。” 

他很想大声呐喊,以此告诉自己其实并不相信这个定理;但是长久以来的训条所带来的压力此刻就快压垮他的神经。 

“战无不胜的我,就是真理。” 

这一回他清楚地看见球路,准确无比地拦截了下来。阻碍他的一切东西……他都想要逃开、甚至于想要摧毁…… 

“忤逆我的人,就算是父母也要赶尽杀绝。” 

……全都抹灭掉。 





 沉寂的周遭,隔绝掉所有的气息。心跳的鼓动和血液的湍流在洗涤着灵魂,感觉像在泥潭中不得脱身一样,然而却出人意料地能感到很放松……好像在借以他人之眼视物一样模糊不清;外面的纷扰落在耳朵里,也同样要透过许多许多层叠嶂和阻隔才能分辨。

 “……没这个必要了,现在它已经完全够用,真是辛苦你了呢。”
有人在用自己的声音说话。 

他听着,便意图伸出手去做些什么,但什么也做不到,他只是觉得自己实在太累太累了。 

“……你到底,是……谁?”
另一个人用颤抖的声线说,那个嗓音听得他浑身都很难过。

 “这还用说吗?我肯定是,赤司征十郎了。哲也。” 

你是我吗?他迷迷糊糊地想,疲惫的感觉席卷了一切,无法动作和言语的状况下,他却看见黑子哲也湿漉漉的眼——迷蒙的、布满水汽的……透亮得像初晨的天空一样。 

黑子哲也,他心里唤着这个名字,这一回能不能,请你试试看,来找到我呢。 

他怀抱着这样的祈愿,无法抗拒地陷入了沉睡。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1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