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夏天的思绪

送给爱莎酱(@伊妲)QAQ

真的谢谢你一直都不吝惜你的温柔和友善,对你实在是感激不尽、无以为报……这篇写得这么短小糟糕orz但是实在是才思枯竭…深感抱歉。

顺祝三次元一切顺利,生日快乐呜呜(ρ_・).。每天都要努力开开心心的喔qwqqq!!


《夏天的思绪》


到了极端的季节,就会不由得想起它的反义代表来:例如在寒冬腊月,人会忍不住思念起夏天、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温水。

黑子捧起在洗手台旁的毛巾,将脸深深埋进去,似乎能感觉到高温胶着地、脸上剥离开来。这么游离地想着,事实上他一阵晕眩。


不远处的树上传来阵阵杂乱的蝉鸣。

“这样的天气,该要挂个晴天娃娃。”黄濑的头发都因大量出汗而湿了个透,愤愤地感慨着。

“才不该是晴天娃娃啊黄濑,应该是雨天和尚才对!你的的常识呢?”绿间强烈反驳道,差点把身旁的水壶撞倒,“晴天娃娃可是用来祈求晴天的。”

黑子听着他们的争辩,刚要抬起脸,却又被突然袭来的热气激得缩回了毛巾里,只好闷闷地说:“话虽如此,这样的天气下了雨也只会是更加闷热吧……”

闻言黄濑只得瘪起了嘴说:“还真想要冬天啊——”

“就算黄仔,这~么~说~了,到了冬天嚷着说冷的~~还不~只会是黄仔~~”紫原语调慵懒地开口,靠着椅背热得不行。

“紫原你还真敢说啊,哈哈哈哈……”

“连小青峰也这么说……可恶——”

黑子哲也缓了缓气息,回过头去时、正巧靠在树边擦着汗的赤司发话了:“再这么闹下去虹村队长要生气了。”随即他就觉察到了黑子的视线,并且投以回望。

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方平息下心头躁动的黑子不禁呼吸一滞,吐息间都是炎热的。


“真讨厌——”“你好烦,快点走啦……”几个人驼着背弓着腰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朝体育馆内走去。

但尽管似乎如此烦闷燥热,这也不过是平淡无奇的,二年级第一学期里、夏天的起始而已。




“我总是觉得你在各方面都很稀奇。”

安静的图书馆某一列的书架里,他的手指划过一排的书脊。原先专注于挑选书目的黑子哲也扭头看他,目光凝滞在他游移着的食指的第一个骨节上。

“这话明明应该是我对赤司君说才是。”在夏天愈发体虚的他此时呼吸很轻,这话说出来像在感慨又类似吟咏。

赤司笑起来,跟着滑动的手指走到黑子身边去。他靠着书架,有点恶作剧意味地用右手去拿黑子手上的书时,夏装校服的左袖口蹭在了黑子裸露的手臂上。

“《偷书贼》啊……黑子跟莉赛尔倒有点相似。”赤司看过封面后说着,将书递归给了黑子,头偏向他那边闭起了眼似乎想要休憩一会。

两个人都不再言语,未曾出口的千言万语就都打住在了这里。

外头的阳光刺眼热辣得看上去就使人厌烦,不远处顶上的嵌入式空调呼呼地吹着冷风,不时地变换了风向吹到这一边来。

他脑海里忽然闪现过许多念头,却又捉摸不住,不禁出声细细地唤了句:“…赤司君?”

对方没有丝毫反应,那眼睫在有些乌青的眼眶打下的、浅浅阴影都没有变化。

应该是没有吵醒他吧……黑子感到自己松了一口气。凉风轻轻吹动了赤司的耳鬓,带着他愈趋平稳的——事实上细不可查的——气息吹着黑子的脸颊。

这时黑子忍不住盯着看赤司闭合的眼睑。他捏了捏手里的书页,心尖上像被什么浅浅地撩动着一样,有些躁动不安。图书馆里依然很安静,恍惚有种沉郁的错觉,从中又再衍生出了些跟身侧人的距离感。


“再这样盯下去,午休结束黑子也不能看完第一章了。”

突然这份宁静被打破了,随之是黑子的不安。“刚刚、没有睡着的吗?赤司君。”他有点嗫嚅,出声时喉咙有点干涩。距离出声喊他名字的时候至多只过了几分钟……

而赤司仰起头,伸了个小小的懒腰,回过头说:“倒是在想些事情,方才思绪很是混乱。现在平复一下好了点。”

“赤司君也会有应付不来的东西吗?”他脱口而出,却又想到这话似乎含带很失礼节的意味,肢体不免有点僵硬。那书页的边角被他捏得有点卷曲。

他扬起笑,似乎并不介意他的问话(抑或说感慨),反是很高兴的样子:“是有的呀。”

……是这样啊。赤司征十郎、也还是个会苦恼的凡人而已……不如说,他更是有着更多的困扰。黑子哲也想着,愈发为自己刚才有点鲁莽的举动感到懊悔。“但十足十是个,很优秀的、很好的人。”他想。


然而……啊。

看着赤司转身离去的背影,热爱文学的黑子哲也才觉得自己的词汇积累如此浅薄,竟难以寻出一个适合得体的词语来形容这个人。或者说,在自己的心中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来安置他。


只是他仍无法知晓,如今在这平凡夏昼的午后所发生的心头骚乱,竟要成就了他在一段日子后、所不由得深深思索的,一个艰涩议题。



室内体育馆的氛围压抑,胶着的赛况让人焦急不定。突然这时一方发出换人兼暂停的请求,算是一段可以松口气的休息。


“换下哲也吧,他出汗量太大了。”赤司先一步到了休息区,边擦着下巴淌着的汗边说。而那只金色的眼睛却并未因疲累而黯淡无光,反倒是迸射出兴奋和张狂。

只是替换黑子的队员不是一军…而今天黑子的最好搭档青峰也是又没能来,哪怕今天是原本他期待已久的强校对决。

黑子正一步一颠地走过来,隐隐有抽筋的趋势。

赤司见状走过去,叮嘱了他几句就看着他虚弱的样子慢慢走着。

旋即他又近乎无奈地叹了口气,对桃井小声说:“你看好他,他可能快晕了。”紧接着又被教练叫去讨论战术。

那接到指示的球队经理,倒是对黑子哲也嘘寒问暖毫不含糊。


尽管乖顺地坐着,也无法掩饰他确实视野模糊的事实。眼前的一切都有点扭曲颠倒,但他还是清楚现在赛场上形势逐渐有利起来。

“是他刚刚拖了后腿的缘故吗?”他胡乱地想着,脑子里快成了一团浆糊,同时又措手不及地发现、空气里的含氧量似乎都在急剧下降,他便不由自主地深呼吸起来——但随之而来的却还并不是料想中较为轻松的身体状态,反是手脚都开始发麻。


“…哲君?”少女透着担忧的嗓音从身后传来,他却着了魔一样盯着场上,向后倒时,仿佛这身后的响动所惊,赤司正回过头来。

距离太远视线迷离,他看不清更无法了然,这在耀眼的球场灯光下、璀璨夺目的人,那亮得惊人的双眼中所含之意……


紧急医务室里漫散着不均匀的药水味,他小心地合上门尽量不发出声音。

“你还真是总这样。”他说着有点责难的话,但语气非常轻快,“你做得很好啊……不过在晕倒前都还是看着我,”赤司伸手去撩黑子的刘海,露出干净洁白的额面,“被动摇影响得这么深刻吗?”

他的手指柔柔地略过黑子的鼻尖,像在亲密地刮弄一样。

“已经快到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啦,”赤司垂着头看着他平静的睡脸,“……快点察觉吧,哲也。”

昏睡中的对方只能答以清浅的呼吸。赤司深深地叹息。


在这个动荡的时节,他由衷地希望目前心中这份无望而难耐的期待,会真的得以化为难以捉摸的恋情,不仅只萦绕苦恼着自己……



树叶在林间的飒飒作响,快成为这个季节最后的余音。


“是说你已经决定了吗?哲也。”用那个声音所叫唤出的名字,至今他都仍是无法适应,“在我的眼睛看来,可不是什么很好的选择。”

黑子哲也眨眨眼:长久的呆然注目让他眼睛有点发涩,且是刚刚赤司征十郎的话语将他拉回了神。


“赤司君想的事情总是很复杂,我并不能很轻易地理解好。或许你从来没有出过错,但是这一次……”他说,“我要固执己见了。”

那叶脉都开始泛黄的叶片纷纷摇动着。

“承蒙赤司君一直以来的照顾。”他深鞠一躬,起身时感到衬衣上都是冷冷的汗水,凉得打湿了他的呼吸。经由赤司征十郎身边时,他似乎颇感意外地听到了对方的轻笑:

“那就祝愿你不会经受蛊惑到动摇,以至于迷途吧。”


黑子能看到这拥挤的结业式会场外,不远处高大到鹤立鸡群的熟悉队友、也还看得到被女生团团围住到周围都水泄不通的帅气模特……他们的故事也要迎来新的篇章。



从前的美好的日子都已然远去。

此刻的他是环抱着关于彼时夏天的紊乱回忆、与繁杂思绪……要迎接或许将能给他解答的、下一个兴许漫长纠结,却终将度过的新学期。



完。

评论 ( 5 )
热度 ( 36 )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