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y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赤黑】夏天的思绪

送给爱莎酱(@伊妲)QAQ

真的谢谢你一直都不吝惜你的温柔和友善,对你实在是感激不尽、无以为报……这篇写得这么短小糟糕orz但是实在是才思枯竭…深感抱歉。

顺祝三次元一切顺利,生日快乐呜呜(ρ_・).。每天都要努力开开心心的喔qwqqq!!


《夏天的思绪》


到了极端的季节,就会不由得想起它的反义代表来:例如在寒冬腊月,人会忍不住思念起夏天、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温水。

黑子捧起在洗手台旁的毛巾,将脸深深埋进去,似乎能感觉到高温胶着地、脸上剥离开来。这么游离地想着,事实上他一阵晕眩。


不远处的树上传来阵阵杂乱的蝉鸣。

“这样的天气,该要挂个晴天娃娃。”黄濑的头发都因大量出汗而...

【赤黑】心智控制·中(2)

(同标题一样,是无比中二的故事。未完成,存个稿。应该有些到一些赫黑了吧QAQ,哭唧唧跑去睡)

如果硬要说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什么,他应该会选择说是语言和文字。比需要观察才能发觉的动作和神情更直观,可以轻易得到讯息的方式。

浅薄地去看去听就得以了解的途径,只需要去了解表面……就像所有人都只在看着他的完美成绩和才华横溢一样,寥寥数语可以总结完全的一切,根本不需要再去探究些什么。 

窗外头是四散蔓延开来的落日氛围,和空无一人的走廊以一墙之隔分成截然不同的境况。恍若静止一般的日夕景象,厚重的云层上映射着油画一般视觉冲击强烈的色彩。
赤司征十郎将原子笔反复翻转着,另一只手撑着脑袋侧看笔记本上圈出来的几个...

【赤黑】同居物语·寒暑

《同居物语·寒暑》

*前两篇请移步:《同居物语·秋冬》《同居物语·春夏》

*本篇系社会人士设定


五、

气温很低,却还没到下雪的时候。呼出的雾气很快散在了空中,黑子的面色发红却并不是因为寒冷,这在他过往的冬季是少见的……约莫该要归功于,在与那位同居人生活在一起之后,他有时堪称过度保护的悉心照料吧。

黑子拉拉围巾,又反倒被自己的气息闷了一脸,然后他就快步走了起来,两只露在外面的澄澈眼睛快速眨着、透出晶亮的光。

虽然大概当事人现在正忙得焦头烂额,早就把“今天是什么日期”这种微不足道的日常小事抛在脑后,但是起码、至少他还记着……啊,虽说应该也

【赤黑】日月

《日月》

*人类赤×血族黑

*倒叙注意


-日入


薄暮低垂,流云沉寂,星影降落在远处的山峦叠嶂之上。车水马龙的街市随着夜幕的降临愈发清冷下来,而原先还闲散地坐在阁楼内的两人,却在这时准备要启程。

在房内来回渡步、看上去手忙脚乱得有些狼狈的黑子拿起水杯,脑海又忽然闪现出什么想法,转回身去坐到床边揉揉赤司的发:“要喝些水吗?”

赤司才回过神来看他,一脸迷茫地将头埋入黑子的颈窝,深深呼吸着对方身上浅淡的气息。用新生的獠牙轻轻磨蹭着对方纤白的颈项,再凑近到对方的耳廓旁,呼着气低声叫唤对方:“……哲也。”

黑子一记手刀敲在赤司的肩椎,扯着衣领拉...

【赤黑】Hand in hand

Hand in hand


……啊、如若是坠入恋情了的话,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像是浮空一样失重、找不到平衡的要领、恐惧着,却又还晕眩着变本加厉地、只能想着与他有关的事……

这种快要使人五脏六腑都甩出去的情境下,他却硬生生挤出了些细腻的思慕。


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下面变幻的景象,人潮拥挤又散开。他在高空中像条被丢上了岸的鱼,空气在耳旁呼啸,鼻息混杂在凌厉的风中变得短促,加之双脚悬空的不安,让他整个人反倒如坠深渊、汗毛倒立。

费力地扑闪着眼睫,风吹得他眼眶发酸,他看到自己的指尖就快要触碰到另一只手。那只手比自己的稍大上一些,指甲的颜色也不像自己的苍...

段子总结

(20130302)

#赤黑#赤司看着枕着自己大腿睡着了的黑子,不禁轻轻笑出了声,伸出手轻缓地抚弄着他淡色的头发。眉梢悄悄地带上了几分柔和——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而且会很艰难。在不远的将来你现在的同伴会成为你最大的敌人。……可是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的。赤司征十郎眯起眼睛像是很愉快地笑了起来。


(20150411)

#赤黑#“赤、赤司同学是怎么想的呢?草食系男子和肉食系男子这样……”女孩期期艾艾地发问。“我的话……觉得表面上是狼系、实际却是清心寡欲的水系男友,倒有着使人捉摸不透的奇妙魅力。”赤司说着,始终为楼下在为学园祭试装的黑子所吸引的目光,缱绻地

【赤黑】Secret Garden

Secret Garden(夏至日)


庭园的高墙上布满爬山虎,万物复苏的气息从一角蔓延至整个庄园。混杂着雨后泥土腥气的空气中,隐隐虚浮着夏天的脚步。

他像要藏起秘密一样,紧紧攥着手里那把钥匙。指尖细细摩挲钥匙光滑的表面,它原本存放在父亲书房隐蔽处的盒子里。


他时而趋步时而小跑,通往后院的路这时变得漫长,光透过琉璃雕花窗棂时、倾泻下来落在木地板上的影子,看上去像奇怪宗教的神像投影——这样想时,才恍觉外面的小鸟在嘤鸣叫唤,清脆或绵长的音调此起彼伏,合奏成一首不成曲调的乐章。

“它们雀跃欢唱着的地方,在那个锁着的花园里面。”赤司征十郎的手心沁汗,他禁不住回想起曾经管事告诉他的...

© Laughing Out Loud | Powered by LOFTER